11SEP2014 《爸爸媽媽,為民主自由,你們做了甚麼?》

984219_970196733007258_3175385894940816534_n
文: Edward Chan (佔中金融組)
原圖:BT

有長期在外國生活的朋友問,為甚麼香港人花了三十年爭取民主,結果仍然是如此不濟?我說原罪可能是從英治年代殖民地政府不需要亦不想培育政治人才,至中共獨裁政權在回歸前後亦不願見到香港有真民主,怕香港向全國示範民主制度有關,但香港人普遍的窩囊犬儒才是主因。

香港人過去二、三十年普遍生活得太安逸太舒服,尤其是中產,大量財富從投資房地產及財資市塲而來,不需要創新及苦心經營實業就能坐擁可觀財富。有錢了、舒服慣了、意志亦相對弱了。對政治沒興趣,認為自由、法治、公義、廉潔是如空氣一樣理所當然地存在,不明白民主對自身生活有何意義亦因此追求不熾熱甚至無所求。而帶領爭取民主的政團由八十年代開始大都是由知識分子及中產議員組成,做法斯文,亦幼稚地相信中共會信守誠諾,讓香港真的能民主回歸。這情況到回歸後初期仍然無改變,直至近年較「激進」之政團冒起才有些轉變,但這些政團仍然未能成主流,而且某些做法及動機令人生疑。

至於普遍香港市民又如何呢?除了一小撮被標籖為「激進」的社運人士外,大部份人仍然對政治及社會事務漠不關心。遇上不公不義之事則只懂埋怨,但不會主動爭取,又或只講不做。面對中共,一是自形慚愧,「算啦,同阿爺冇得鬥!」;一是訶諛奉承,望從中取利,擁有特權。在六丶七十年代出生的一羣,是現時的社會支柱,本應掌大旗去爭取民主發展。可惜這年代出生的人享受了香港最輝煌的八、九十年代,得到了太多亦更不捨得放手,顧慮太多於是變得犬儒。別人抗爭他們袖手,只說不做亦只懂批評别人如何不濟,但自己卻全無方案對策,甚至嘲笑批評肯抗爭的人在破壞社會,是抗爭令「阿爺」動氣因而對香港更差。思想本末倒置扭曲,歪理當真理。香港,很可能就是栽在這一些人手裏。

作為七十後的我,我感到很慚愧,因我們這一代人並没有履行我們應有的責任。我們的上一代辛苦地建立了良好的社會價值及制度,我們全是得益者。到了這關鍵時刻,爭取民主的責任就落在我們這一代人手裏,為的是令我們及下一代不用一生為奴,任當權者擺佈。現在比我們没有那樣幸運的八十及九十後也按捺不住為求存走出來了,我們還要扮傻扮睡嗎?他日我們子女長大成人,若香港已完全沉淪成極權的一部份時,他們或會問:「爸爸媽媽,在爭取民主自由方面,你們做了甚麼?」朋友們,你會怎樣回答?你想怎樣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