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讀者投稿 » 11SEP2014 罷課三件事

11SEP2014 罷課三件事

577006_4179772024003_775008949_n
作者 : Tam Daniel
圖  :  Paul

呢個月嘗試緊寫篇好長的反核文。大腦其實冇乜 RAM 剩低,但罷課已係燃眉之急的階段,都實在忍唔住講兩句廢話。

關於罷課,我認為

1. 要回答「罷課都爭取唔到架啦」的犬儒論調

我始終覺得,「爭取唔到」,其實正正係「點解要爭取」的前提,係「點解要爭取」其中一個最有力的理由。

罷課如是,佔領中環更加如是。唔認命,就係爭取普選運動的主題。

唔係落閘,唔係薑蓉,甚至唔係公民提名。而係去強調︰我地要為我地相信的政治理念去實踐。如果爭取到先去爭取,爭取唔到就唔爭取,叫投機,唔係民主運動。

要用五十年、一百年、二百年黎爭取的事,就要由今日開始去做。我地呢代爭取唔到,所以更要為下一代爭取。

2. 民主,唔止係政治制度。民主,就係討論一個社會運動點樣去做的現場,當中的權力操作。

如果民主係由下而上,係平等、自發、積極的參與,係對權力的敏感;咁樣,係佔中的層次,我地的參與的內容,除左響應佔中三子之外,更要包括refute三子、溝淡三子、騎刧三子、debunk三子的任何明星光環。

同理,係罷課的層次,就係要 debunk 學聯、學民思潮和學生會的中央策劃角色。係學系或者宿舍的層次,就係要 debunk 系會或者宿生會壟斷的代表性。係班房的層次,就係要 debunk 極不平等的師生權力關係——所以唔好乞求 d professor 唔 take attendance,而反過黎應該質問佢地,身為香港人,為爭取普選付出過咩,打算點樣付出;大學教育係 d 咩,係罷課的背景下,attendance 仲係咪一個有意義的 evaluation criteria。

呢一點,其實,學聯、學民思潮,同埋每間院校學生會,都應該係佢地的 campus campaigning 裡面去主動帶出。

爭取普選可能「不切實際」,但催生各種在地的、小型的民主組織,例如「乜乜物物系政改關注組」,就絕對係有可能的事。

而呢個,根本就係罷課的主要目標!而唔係爭取普選。

(所以,係中大的處境,個人而言,係極不贊成係火車站搞,因為地方細,好自然,就得一個權力中心。係百萬大道搞,除了背靠中大人過去罷課的歷史地景之外,更重要,係會多好多空間,去容讓唔同的同學老師去form佢地各自的小核心,去實踐一個更大的民主可能的現場……)

3. 理想的教育制度係咩,理想的社會係咩

普選三幅被講曬,表面上好似係最大公因數,但其實亦係遮蔽我地去講真正重要問題的「偽議題」。

政策同教育不一定要係主菜,但至少要係配菜卦。

要講到民主的 daily life relevance,實在唔可以齋講民主作為一種抽象的、崇高的價值。同埋,在校園裡面,思考教育,其實無論爭唔爭取普選,搞唔搞罷課,都係同學同老師的責任。

x x x x x x x x

而上呢三點,好似係目前的罷課的論述之中,唔算係太 visible。(或者係我呢排少上fb,留意唔到。)

寫出黎,其實係 trying to be supportive,無半點冒犯之意。希望相關朋友唔好介意一個阿伯做野做到好鬱悶時噴出來的長氣和口痕。

總之,加油。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