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DEC2014【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10360341_1039699592723638_5594463871419167342_n

【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熟識中國及香港政治、經濟及政策事務的南華早報前總編 Jonathan Fenby, CBE,早前以證人身份出席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召開聽證會,就香港回歸後中國政府對港管治、一國兩制的落實、香港現況對於中英關係的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近日的佔領行動等作證。

就現時的香港情況,他表示回歸時香港人是接受一國兩制,而且經濟上越來越多關聯,而香港樓市市場已被內地買家壟斷。他講述一路以來,在北京政府角度,永遠都是一國行先,兩制隨後。香港雖有高度自治,但香港香港仍然是一國的一部分。

由2014年起,中央收緊對港的管治,香港身份被淡化,一國兩制漸被否定。他舉例英國下議院議員被拒絕入境,即使法律上香港政府擁有限制出入境權利,但此事明顯是一國壓制兩制的好例子,他個人認為很難評此事會否損害港英關係。而白皮書(編按:指由中國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為中國政府強勢領導(Powerful leading State)加強對香港內部的管治權力。

被問及香港現況會否影響中英貿易關係,他認為這是可以管理好的 (Can be managed),並指出中英貿易關係中香港並非唯一的因素。他認為中國政治會注重自身利益,對外商業關係永遠為先。他亦認為現時英國政府不敢對香港現況多作干涉,原因是怕影響中國對英國的投資。

回應在任南華早報時(編按:1995年至2000年)的新聞自由有否被干預時,他指出當時的壓力不是從北京或親北京組織直接而來,而是由在大陸有投資的傳媒老闆而來,屬於內部壓力。他補充說,於回歸後直到他離任前亦沒有過度審查,並認為那時香港法治是最為重要,是香港制度的基石。而現時香港的新聞自由,他指壓力不斷提升,如一篇新聞要轉換數次圖片才可發佈,但他認為現時傳媒已經取得一個很好平衡。但於聽證會上,提及的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所發出有關香港自由的報告,指出香港新聞自由被嚴重壓抑,行政長官對新聞自由的審查及香港傳媒自我審查。

就近日香港爆發的佔領行動,他認為是本地程度(Local level),但表示不太清楚。他認為英國政府應該面對現實跟中國去解決香港問題。(U.K. government should face reality of China to deal with Hong Kong)。他指出現時英國政府若支持香港市民所做的,支持民主的人士將感到欣慰,會強化整個佔領不合作行動,但同時中國政府會再次說行動勾結外國勢力。他認為北京政府視佔領行動是香港人在挑戰「一國」,由於中國是運行國家資本主義(State-capitalism),如行政長官是由普選產生,競爭增多下不論由誰當選,亦將有太多不穩定因素。

而對英國可以對香港作出的影響,他認為可能會比想像的弱(Maybe weaker as preferred),而香港一方面受到從北京而來的壓力,另一方面香港民主派正進行新舊交替,如李柱銘到黃之鋒。然而,他指出香港對追求民主的訴求是很強烈的,他認為若不合作運動繼續下去,只會有兩個可能:

北京政府不予理會,堅持白皮書和831決定,提名委員會仍在,組成不會改變;或

北京政府會肯在政策上作出小許讓步。

採:SocRec駐英國記者Kevin Li
編:Jeffrey (白影)

圖為 Parliament TV截圖

The UK’s relations with Hong Kong: 30 years after the Joint Declaration
聽證會官方足本片段:
http://www.parliamentlive.tv/Main/Player.aspx?meetingId=16820

聽證會英文字幕版本(inthecouncil提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