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DEC2014【終審法院法官: 只有當一切可行方法無效才可考慮將父母和兒童分離】

10888558_1051001691593428_55888720750171933_n

【終審法院法官: 只有當一切可行方法無效才可考慮將父母和兒童分離】

一名14歲女童因在12月23日於金鐘「連儂牆」以粉筆畫花被警方以刑事毀壞罪名拘捕。其後警方向少年法庭申請兒童保護令,接管女童,聆訊排期至下月19日審理。即使女童父親向裁判官表明將會全天候照顧女兒,裁定官仍暫判女童需於等候期間入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

惟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廖柏嘉(Lord Neuberger)在2013年一宗英國有關兒童權益的案件判詞中表明法庭的判決應以兒童的利益為最大依歸,故只有當在絕對必要而又沒有其他任何可行辦法的情況下方可考慮將兒童及其父母分離,因為本質上維繫兒童和其父母的關係和親情是對兒童本身來說最大的利益。(註1)

而另一方面香港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締約國之一並於香港基本法第39條將其承認及確立,故香港有憲制責任確保《兒童權利公約》內條文列明的兒童權利是得以落實、推行及保護。條文當中列明兒童在有關照顧或監護糾紛時有機會表達其意見和意願並得以接納,惟在是次兒童保護令的裁決下,裁判官並無聆聽女童對父親到底有否足夠能力照顧她的意見和是否希望由父親照顧的意願便單方面憑警方提供的資料判定女童父親無力照顧女童並判女童入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分隔女童和父親。

自雨傘革命爆發後不斷有言論指出警方多次無視香港重要的法治和法律的核心精神,包括視香港簽署了並於基本法確立的國際公約於無物、違反「比例原則」,使用過份武力對待示威者、濫捕及無理檢控、選擇性執法、不合理地拘捕未成年學生並申請保護令強行分離兒童和父母等等。在是次14歲女學生因以粉筆畫牆被刑事拘捕後,更有不少市民認為「法治已死、司法制度已淪為政治工具、白色恐怖已降臨香港」。

記者: William L.

註1: http://www.bailii.org/uk/cases/UKSC/2013/33.html
原句為: //It seems to me to be inherent in section 1(1) that a care order should be a last resort, because the interests of a child would self-evidently require her relationship with her natural parents to be maintained unless no other course was possible in her interes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