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訪 » 30DEC2014【回復女兒身 Natalie】

30DEC2014【回復女兒身 Natalie】

足本訪問,收錄Natalie去年成為整容醫院代言人經過,最後有她的愛情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1n3f8rnpHY

記:小記 N:Natalie

記:Natalie最近開了一個捐款網頁,希望大家幫助她前往泰國變性,成為一個真正的女子。許多媒體訪問你,都用上「變性人」或「跨性別人士」,你曾經在一個訪問否認,定義自已是一個女人。請你簡單告訴大家何謂「變性人」和「跨性別人士」,你是誰 ?

N: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但不幸靈魂的性別跟身體不乎,可能是投錯胎,或者性別錯配。與生俱來的性别,能夠與靈魂的性別一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靈魂錯配在另一個身體內,我們才需要透過後天的努力去糾正,甚至用上超過二十年時間,其間受盡其他人的歧視,都是為了做回自己。

我認為「跨性別人士」指靈魂和身體的性別一致的人,由於主觀抗拒,其後跨越了本身的性別。而我們承認與生俱來性別,只是不幸靈魂錯配在一錯誤的身體內,才要透過後天的努力去糾正。

記:你是否希望別人直接稱呼你女子?因為「跨性別人士」有如「變成女人的女人」,但跟「你是女人」不一樣?

N:也對。因為我生下來的不幸,並不代表我不及其他女子,或者不是女子,而是另一個性別。好像有人出生擁有兔唇,後天接受手術康復了,兔唇已經消失了,就不該重提這個缺陷。

記:從覺醒「自我」,逐步還原成為一個女人,你如何跨過擋在面前的障礙? 工作上會遇到什麼困難?

N:自有意識以來,我已覺得自己是女孩子,奈何身體有缺陷,知道將來會險阻重重。幼年我很沮喪,手足無措,唯有做回自已,別人認為我娘娘腔,但我本是女子,長大後我開始大量學習和請教別人,尋找出路。

十八歲後,我一直以長髮打扮,發現即使以男兒身求職,只要留著長頭髪便遭歧視,失去了很多工作機會,路人也會閒言閒語,但仍可覓得一職。

當我完全作為一個女人生活,便走投無路。一般人其實不理會「變性」或「跨性別」,只要看到我用男姓身份證,外觀像假裝女人,他們就認為變態,甚至會危害女人。很多人一開口便問我使用男廁還是女廁?戒慎我男扮女裝入女廁作惡,對我來說,這是嚴重歧視。

現在,只要我拿身份證出來,便注定失業。香港職場一般不能接受,尤其是覺得我是變態或者存心搗亂,全部吃閉門羮。

記:你去年成為整容醫院代言人,接受過什麼手術?

N:整張臉都煥然一新。

記:你說非常清楚自己的本質是女子,通常了解自已是誰的女孩子,較為重視自已樣貌的特徵,獨一無二的身材,不管是美是醜、是肥是瘦,比較不會整容。你所定義的整容,是否有別於一般女子整容?

N:一般女子為了美貌去整容。我們始終受生理結權所限,只要沒有切除性器官,仍會分泌雄激素,在發育時候改變身體,我不想要那些男性特徵,希望通過手術令模樣更接近女性。所謂男性特徵因人而異,幸運的發育完後是中性模樣,需要較少矯正,不幸之極的例子,即手術也無法矯正。男女特徵之別,主要是臉的骨架,大部份人是縮顴骨、磨頜骨,跟一般女子整容無疑,當然原因不同,至於寬肩和胸骨,即無法改變。

即使一般女子,也有不滿容貌,或者女生男相而去整容,背後可能有千百原因。我覺得任何人真心想做,願意承擔後果,也不介意旁人眼光,是沒有問題的。這個意念正是做回自己,而非否認自己,人愛美或追求完美,天經地義,我是欣賞的。

記:香港公立醫院仍有提供變性服務,即使號稱全港唯一變性手術權威袁維昌醫生快將退休,我們詢問過,仍有接班人,公院變性服務沒有中斷,價錢遠低於你在泰國做手術,為何執意去泰國變性,而非在香港?

N:以我所知,袁醫生真的已經退休了,不再診症,你剛才提及的是從前類積的舊症,也沒有聽聞過有接班人。

香港政府的制度和職員帶頭歧視我們,我不相信他們會真心幫助。曾有跨性別人士遭拒絕入境,被男關員脫衣搜身凌辱,後取得難民資格入境。她睡眠有問題,需要服食安眠藥,經同志團體協助入院求醫,其間遭鎖入不明房間內,表示被迫睡在一張充滿尿液的床上。

我曾經因性別遭醫管局針對。兩年前,我意外撞傷頜骨,入廣華醫院急症室求醫,需要留院,但院方以只有男女病房為由,不轉介也不呼喚救護車,要我自行坐的士前往伊利沙伯醫院,再遭拒絕入院。

我另一次前往急症室求醫,他們居然把我捉去鎖入一間房間內。因為醫學上稱我為「性別認同障礙」,屬於精神病的範疇內,但我認為只是時代暫時定義,對我們不公平,過去同性戀曾經被認為是一種精神病,如今明白是正常人,我們也是。但當日醫院以此為由,要拉我去精神病房,如果拒絕就綁我過去。由於我拒絕入住男病房,上了法庭,居然法官也判我入去精神科男病房,但那間醫院是有男女病房的。

公立醫院屢次有醫療失誤事件,近年還考慮引入大陸醫生,這兩方面令我和很多香港人對醫療制度失去信心。

泰國本身有變性(Netalie不願直述)文化,技術先進,有一間大學專門培訓變性醫生和研究變性技術,有如韓國以整容技術聞名。泰國變性醫生擁有專業資格,制度完善,很多外國人可以取得有關醫療保險,遠赴泰國變性。但香港變性人缺乏幫助,保險也不會收保。

那位醫生號稱變性手術權威,因為香港只得他一個變性醫生。好的變性手術,只需做一次,而且是局部麻醉的小手術,但香港的變性手術,幾乎都要重複多次。我有一位朋友,曾經因為在香港接受手術,差點掉了性命,要坐輪椅數月,每天在臉書上叫苦連天。

如果香港法例並非規定必需接受完整手術,才能更換身份證,我可以先找一份工作,自力更生,慢慢儲錢。我真是走投冇路,別無選擇,才出此下策。

希望政府給我們一條生路,如果可以放寬條例,讓人不用接受完整手術,便能更換身份證,很多人會受惠。我們主要服用兩隻藥物,一是雌激素,其次是抑制雄激素的藥物,後者很傷身體,如果有人身體不適,或者財困,可以選擇先動較小的手術,例如切除睾丸,已經可以令身體停止分秘雄激素,去除男性特徵,慢慢工作存錢。

讓我們正正常常,可以工作儲錢,屆時我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子,找不到工作,就是自已的問題。我絕不是大食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採:Daniel Cheung 攝:Rio Kwan

Natalie中英文捐款網頁: https://www.indiegogo.com/projects/natalie-s-lifeline-a-vagina#z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kJuial4nk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