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訪 » 14JAN2015【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同志權益(法律及制度編)

14JAN2015【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同志權益(法律及制度編)

10917135_1063782090315388_9156379265169511636_n –

SocREC這天訪問了大專同志行動(註1)政策倡議秘書楊嘉瑋先生(註2)有關香港現時同志權益的發展狀況。

楊認為現時同志在社會普遍遇到的困難是香港在保護同志權益的發展,包括法例及制度的改革都過慢及停滯不前。對上一次有實質的權益進步已是1991年的「同志戀非刑事化法案」,保障同志不會因相愛而被刑事拘捕及控告以及2007年將同志納入家暴法保障的範圍。惟何秀蘭議員在立法會動議的「反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在立法會分組點票時遭功能組別反對下而未能通過,保障同志權益的發展停滯不前

平機會主席周一嶽於2014年宣佈一項由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中心負責的「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能性研究」,將會透過問卷、論壇去咨詢市民意見以及檢討現行反歧視法例的問題,報告預計將於2015年發怖。楊表示平機會雖然在法律上沒有司法權限要求政府作出任何行動,只可以透過報告提供意見及建議,但對於終於有公共機構肯做一些關於同志權益的大型研究感到鼓舞。

楊表示很多人不知道原來香港在憲制上是有責任去保障同志不被歧視。香港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ICCPR)的締約國之一,而在香港基本法第39條亦有列明公約於香港持續有效,即代表著ICCPR在香港憲制上得以確立,香港政府有義務確保當中列明的權利是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ICCPR列明了締約國的法律應禁止公民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other status)而受到歧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每年都會對香港發出一份報告去監察香港保障人權的情況,當中多次列明同性戀是被視為其他身份(other status)之一並要求香港政府在人權法中立法保障同志在社會上不受歧視。遺憾的是因為聯合國於香港並沒有任何司法權限,故香港政府並沒有因應聯合國的建議作出任何行動。

在推動同志平權的立法過程中一直引起社會很大迴響,有市民認為法例及人權保障應與時並進,保障同志權益,但亦有市民擔心反性傾向歧視條例或會侵害他們的宗教信仰或個人道德價值觀。對於反傾向歧視條例的草案,楊解釋法例其實只是保障同志在公共空間的權益,並不包括私人空間所發生的事情。例如個人宗教信仰、父母怎樣灌輸道德觀念給子女、宗教人員播道等等屬私人性質得均獲豁免。至於什麼是定義為公共空間,楊表示工作場所、日常活動,例如娛樂、飲食等等均不能因當事人是同志而拒絕聘用或向其提供服務或對其有差別對待,否則便會因歧視性傾向而抵觸法例。

此外,楊亦指出因為現時保障同志權益的法例相當缺乏,令到有一些情況下因為是同性戀,即使真心相愛的人也無法行使異性戀才可享有的一些基本人權。例如同志有意外需要做緊急手術而需要家人簽名時,另一半因不被承認而無法簽紙,而這種情況往往當事人都因為同志的身份而與家人決裂,令到另一半即使心急如刀割亦無可奈何的無助地等待,等待那決裂了的家人的來臨。一些異性戀者覺得非常平凡的權益,例如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繼承另一半的遺產、合用伴侶免稅額等等亦均因同性戀不被承認而無法享有。

社會對於同志平權有很多不同聲音,楊盼望社會向界可更多關注現時同志面對的難關以及社會不公平的狀況,多點思考及討論,不應連咨詢都拒絕。楊亦寄語大家愛自己所愛、走自己的路、活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

人,本應生來平等,為何異性戀比同性戀更公平、為何同性戀往往是次一等的存在、為何在這麼發達的社會裡同志要把自己藏於衣櫃中,不敢走出來呢?而每個人得到應有得尊重及保障,這應是文明社會中的必然,又為何在被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那麼困難?

記者: William L. Dken.L

註:
1. 大專同志行動是一個於2014年年初成立的跨院校組織,成員同性戀者及異性戀者均有。組織致力於各院校及社會推動同志權益,包括同志遊行、論壇、倡議行動等等,希望令社會關注同志現時面對的困難和處境。

2. 楊嘉瑋是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

3. 【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是SocREC一項深入探討香港LGBT權益的專輯,下一編為同志權益(宗教及道德編)

4. 詳情請到以下網址觀看訪問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6NGP-HJyXs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