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FEB2015【現役民航機機師 懷疑兩引擎均出事】

10830917_1077384422288488_8993343962314976656_o

台灣昨天發生嚴重空難,由台北飛往金門,復興機身編號B22816(航班GE-235)的ATR-72雙螺旋槳民航機墜落基隆河。機上乘客連機組人員共58人,於截稿前仍有11名失蹤,死亡人數達32名。

本台電話訪問了現役民航機機師李先生,他有8年的民航機駕駛經驗,而當中有3年於印尼駕駛是次失事的同一型號的ATR-72雙螺旋槳民航機。

記:「台灣今次發生大型空難,當中有不少聲音懷疑ATR-72雙螺旋槳民航機是否安全。Captain Lee,你曾有3年是駕駛該型號的民航機,以你個人經驗來說,你認為ATR-72雙螺旋槳民航機的設計及性能是否安全?」

李:「基本上安全。在我3年駕駛ATR72的經驗中,ATR72有一個明顯問題,是Icing Problem。但翻看當時的天氣情況,基本上可以排除因結冰而出現事故。」

記:「如不是ATR72的Icing Problem先天缺憾,那是否很可能就如外界指應該是螺旋槳引擎出問題而出現事故?」

李:「很可能。而且我懷疑是兩台引擎亦出現問題……」

記:「你指兩台引擎,即是兩邊的螺旋槳亦出現故障而非現在外界指的左邊引擎出事嗎?」

李:「一架民航機,即使只剩一台引擎,理應亦可以安全急降。故此我不排除當時不止一邊引擎出現故障。我懷疑當時飛機已達不到VMCA Minimum control Airspeed,當失速至此水平,機師將面對難以控制客機的問題。」

記:「ATR72由投役至今現出現30次機身受損事故,當中有10次造成人命傷亡。有意見指螺旋槳不及噴射引擎安全,Captain Lee你會認同這種說法嗎?」

李:「螺旋槳比較適合於短跑道起降,而噴射引擎就需要長一點的跑道。兩者只是功能上的分別,而不存在安全優劣的問題。」

記:「但當中有10次造成人命傷亡,而其中台灣復興航空就佔了4次。而對上一次是去年7月的彭湖空難,造成48人死亡。如你指螺旋槳亦都安全,是否意味當中的問題在復興航空?」

李:「當中的可能性很多,一切要等待黑盒的調查報告才可以作準。但台灣是全球業內最低人工的地區之一,這只是Supply and Demand的問題,台灣業內普遍請不起較有經驗的外國人,而多數用當地本土人士。當中定必存有與國際的專業及文化差異。」

記:「即是你認為台灣相關人員,包括機師及安檢人員未達國際水平嗎?」

李:「一切要等待黑盒的調查報告。現階段評論機師表示並不合適。」

記:「就現有的數據來看,當時起飛一至兩分鐘,飛機已經出現問題。有指當時機師有意改變航道並閃避民居,而嘗試水面急降。你認同這種說法及認為當時機師有否盡大努力去安全急降?」

李:「不能排除這說法的可能性。但如我早前提及當失速至VMCA,機師本身已很難控制機身。但作為每個經過專業訓練的飛機師,在任何危急情況下亦會盡最大能力去確保乘客及機組人員的安全。」

記:「那以民居安全還是乘客安全為優先考慮?」

李:「以民居安全為優先考慮。」

記:「當時機師曾向控制發出Mayday。有台灣專家指出當時控制塔要求轉頻的做法有錯。Captain Lee認同這種說法嗎?」

李:「當機師發出Mayday,情況已是非常危急。控制塔是需要即時清空現場所有航線,及盡全力協助機師。」

記:「即是要求轉頻的做法有錯嗎?」

李:「是應該叫所有其他飛機轉頻,而留該頻道給呼救Mayday的機師專用。但可能當時情況太危急,而忙亂中有錯。」

記:「最後一條問題,Captain Lee,如需要你再駕駛 ATR-72雙螺旋槳民航機,你會有心理壓力,甚至不願駕駛嗎?」

李:「不會。我有3年駕駛該飛機的經驗。我覺得ATR72是安全的民航機機種。」

記:「謝謝,Captain Lee抽出寶貴時間接受本台訪問。」

記者:Jeffrey (白影)
圖片:SocRec特派台灣記者 Daniel Cheung
‪#‎20150204socrec‬ ‪#‎復興航空空難‬

04FEB2015【復航墜「機頭」栽河中 ATR72安全成疑】

536256_1077037988989798_3268509457572318218_n

本台現場片段:http://youtu.be/v8bd5CBIyzA

台灣上午10時許發生嚴重空難,由台北飛往金門,復興機身編號B22816(航班GE-235)的ATR-72雙螺旋槳民航機墜落基隆河,機頭栽進河中。機上乘客連機組人員共58人,現已證實死亡25人,15名傷,18人仍失蹤。

本台特派記者於晚上到達空難現場,搜救仍然進行中。據東森新聞現場報道,有1551人參與搜救工作,唯入夜後因能見度低加上水底混濁,搜救行動變得困難。唯現場的搜救人員仍然在14度的低溫下入水搜救,嘗試尋找仍然失蹤的18名人士。

今次出事客機型號為ATR72的雙螺旋槳民航機,由法國與義大利合資的飛機製造商ATR製造,全球共出售超過678架。而ATR72傷亡失事全球10次,而復航就佔4次。根據Aviation Safety Newtork的統計資料,ATR72由1994年開始就發生了30次機身受損事故,當中有10次造成人命傷亡,而其中台灣復興航空就佔了4次。

本台電話訪問一名於航空安全業的專業人員鍾先生,詢問有關ATR72的安全情況。他直言懷疑ATR72這機種是否適合於近海航道,他以80年代於美國發生的空難作例子。1988年4月27日,美國阿哈羅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客機從美國夏威夷檀香山起飛後不久發生了事故。於高空中突然爆炸,把頭等艙部位的頂蓋掀開一個大洞,當時一名機組人員被被拋出機外。不幸中的大幸,最終飛機安全降落。而事後的調查報導指出,出事原因是「金屬疲勞」。

但當年該飛機的安全檢查並無問題。鍾先生指出,每架飛機出廠時,亦會由各國的發牌機構其檢查及發牌,當中包裝制定飛行次數達到某一數量就要進行全面的安全檢查。他指出當年檀香山航空事故中的737,出現「金屬疲勞」是很可能跟夏威夷的氣候有關。潮濕及帶有鹽份的海風加速「金屬疲勞」的形成(註)。換句話說,鍾先生嘗試由案例指出ATR72的全面安全檢查的密度,是否有因應是次航道的海洋氣候而作出相應調整,他表示有疑問。

鍾先生其後指出,今次出事的ATR72才有一年多機齡。行內一般9個月至一年會進行一次A Check(亦合乎復興早前的說法,該機早前曾接受安係檢查)即是比較簡單的安全檢查,而未需要進行更深入的B Check及C Check。在未作進行比較深入的安係檢查就出事,極不尋常。鍾先生不排除跟ATR72的緊急爬升有關,他提及去年復興去年7月的澎湖空難,跟今次空難有類似的地方,機師應該因當時的緊急情況而曾嘗試在空中再次爬升,但他懷疑未能成功才會造成如此大型的空難。亦都不排除復興及ATR的機師趕急爬升的相關訓練不足。

而本台記者問及他是否也如台灣的航空專家認為在剛起飛過後,機師就發現有問題而嘗試沿基隆河以避開民居。鍾先生表示,於起飛後就改變飛行路線一事上來看,他也認為機師於起飛時就發現有問題的說法很合理,並認為機師除了為了避開民居,最主要是嘗試Ditching(水面急降)。他以美國2009年全美航空1549號班機事故為例,指出當時空中巴士A320-214,於起飛爬升過程中遭加拿大黑雁撞擊,導致兩具引擎同時熄火,飛機完全失去動力,機師決定於哈德遜河河面進行水面急降。唯兩次的分別是2009年那次成功安全急降下機上所有人獲救,而今次卻不幸地發生嚴重空難。

鍾先生最後總結,ATR的飛機在於Stall(失速)及貼近地面的情況下,是否根本沒能力挽救,這是安全系數下最差的情況。理論上,現今的飛機只需要一組制動下仍能飛行,故此今次的失速未必跟壞了一台螺旋槳有關。

記者:Jeffrey (白影)
攝:SocRec特派台灣記者:Daniel Cheung
#20150204socrec #復興航空空難

註:當年調查報亦指飛機已使用了19年,同時已經作了89,090次的飛行,超過了設計時預計的75,000次飛行。

14JAN2015【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同志權益(法律及制度編)

10917135_1063782090315388_9156379265169511636_n –

SocREC這天訪問了大專同志行動(註1)政策倡議秘書楊嘉瑋先生(註2)有關香港現時同志權益的發展狀況。

楊認為現時同志在社會普遍遇到的困難是香港在保護同志權益的發展,包括法例及制度的改革都過慢及停滯不前。對上一次有實質的權益進步已是1991年的「同志戀非刑事化法案」,保障同志不會因相愛而被刑事拘捕及控告以及2007年將同志納入家暴法保障的範圍。惟何秀蘭議員在立法會動議的「反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在立法會分組點票時遭功能組別反對下而未能通過,保障同志權益的發展停滯不前

平機會主席周一嶽於2014年宣佈一項由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中心負責的「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能性研究」,將會透過問卷、論壇去咨詢市民意見以及檢討現行反歧視法例的問題,報告預計將於2015年發怖。楊表示平機會雖然在法律上沒有司法權限要求政府作出任何行動,只可以透過報告提供意見及建議,但對於終於有公共機構肯做一些關於同志權益的大型研究感到鼓舞。

楊表示很多人不知道原來香港在憲制上是有責任去保障同志不被歧視。香港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ICCPR)的締約國之一,而在香港基本法第39條亦有列明公約於香港持續有效,即代表著ICCPR在香港憲制上得以確立,香港政府有義務確保當中列明的權利是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ICCPR列明了締約國的法律應禁止公民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other status)而受到歧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每年都會對香港發出一份報告去監察香港保障人權的情況,當中多次列明同性戀是被視為其他身份(other status)之一並要求香港政府在人權法中立法保障同志在社會上不受歧視。遺憾的是因為聯合國於香港並沒有任何司法權限,故香港政府並沒有因應聯合國的建議作出任何行動。

在推動同志平權的立法過程中一直引起社會很大迴響,有市民認為法例及人權保障應與時並進,保障同志權益,但亦有市民擔心反性傾向歧視條例或會侵害他們的宗教信仰或個人道德價值觀。對於反傾向歧視條例的草案,楊解釋法例其實只是保障同志在公共空間的權益,並不包括私人空間所發生的事情。例如個人宗教信仰、父母怎樣灌輸道德觀念給子女、宗教人員播道等等屬私人性質得均獲豁免。至於什麼是定義為公共空間,楊表示工作場所、日常活動,例如娛樂、飲食等等均不能因當事人是同志而拒絕聘用或向其提供服務或對其有差別對待,否則便會因歧視性傾向而抵觸法例。

此外,楊亦指出因為現時保障同志權益的法例相當缺乏,令到有一些情況下因為是同性戀,即使真心相愛的人也無法行使異性戀才可享有的一些基本人權。例如同志有意外需要做緊急手術而需要家人簽名時,另一半因不被承認而無法簽紙,而這種情況往往當事人都因為同志的身份而與家人決裂,令到另一半即使心急如刀割亦無可奈何的無助地等待,等待那決裂了的家人的來臨。一些異性戀者覺得非常平凡的權益,例如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繼承另一半的遺產、合用伴侶免稅額等等亦均因同性戀不被承認而無法享有。

社會對於同志平權有很多不同聲音,楊盼望社會向界可更多關注現時同志面對的難關以及社會不公平的狀況,多點思考及討論,不應連咨詢都拒絕。楊亦寄語大家愛自己所愛、走自己的路、活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

人,本應生來平等,為何異性戀比同性戀更公平、為何同性戀往往是次一等的存在、為何在這麼發達的社會裡同志要把自己藏於衣櫃中,不敢走出來呢?而每個人得到應有得尊重及保障,這應是文明社會中的必然,又為何在被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那麼困難?

記者: William L. Dken.L

註:
1. 大專同志行動是一個於2014年年初成立的跨院校組織,成員同性戀者及異性戀者均有。組織致力於各院校及社會推動同志權益,包括同志遊行、論壇、倡議行動等等,希望令社會關注同志現時面對的困難和處境。

2. 楊嘉瑋是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

3. 【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是SocREC一項深入探討香港LGBT權益的專輯,下一編為同志權益(宗教及道德編)

4. 詳情請到以下網址觀看訪問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6NGP-HJyXs

05JAN2015【周澄旁聽國會 盼佔領能於社區開花深入各階層】

10848782_933722356638942_668916860433842822_o

自由撰稿人周澄於12月18日(星期四)在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旁聽有關中國有否在港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聽證會。聽證會後,她接受本報訪問:

訪問片段:http://youtu.be/sa1x9cDu3Y4

問:為何今天會旁聽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

答:周表示自己剛好有空餘時間,來旁聽理解英國議員看法順道支持一下。

問:對中英聯合聲明現時在港實行有何看法

答:周認為現在越來越荒謬的地步,如譚志源局長之前說聲明以失效、不是中英兩方聲明、只是中方單方面聲明等說法能證明。又講到「五十年不變」與聯合聲明是沒有關係等荒謬說法。根本是把現時唯一一樣香港市民能使用作法律根據的文件現在也置之不顧不禁令社會擔心接下來幾個月於立法會,政府提交政改新方案時民意會如何反彈,甚至是很多人會不理那方案。

問:金鐘及銅鑼灣佔領區已被清場,妳認為運動如何能延續下去?

答:周認為很多東西還未完結,重申她不敢代表任何人發言。她自己觀察佔領了七十多天後,很多參與佔領的市民,特別是學生,會感到疲態。以及警方使用暴力打壓,清場拘捕,市民正在承受很大壓力,並認為撤退讓所有與佔領有關的參與者休息,思索下一步計劃是很重要。接下來幾個月,周估計也會有大型的社會運動發生,除此之外社會分化始終存在,怎樣可以爭取更多溫和民主派支持者支持,她覺得這要要靠深入社區,例如社區、學校層面等連接反而更重要。周也擔心社會於後佔領時期對政治有關新聞感到厭倦,令運動只剩下一群「死忠」前線參與者,這會對爭取民主很不利。

SocREC特派英國記者:Kevin Li
SocREC駐英特約記者:Kelvin S.

早前相關報導:

【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699592723638/?type=1&theater

【香港學生赴英作證 促英宣中違聯合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733599386904/

05JAN2015【吳文遠赴英作證 促英將聯合聲明分歧交上國際法庭】

10896283_933174860027025_6179470166101331359_o

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於12月18日(星期四)在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獲邀出席有關中國有否在港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聽證會,並於會上作證。聽證會後,他接受本報訪問:

訪問片段:http://youtu.be/7DYgT6eaVB8

問:今次來英國有何目的?

答:本次來英國主要是公幹,以及出席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委員會邀請了吳就香港雨傘運動及民主發展作證。

問:對於剛才在席上議員向你們的提問,你們可否總結一下,你們剛才表示了什麼和講述了香港那些情況?

答:剛剛會上委員問了很多問題,他們問及吳對英國政府過往推動香港民主發展的角色。吳回答他對此感到十分不滿。委員也問及未來英國政府能對香港做什麼,雨傘運動支持度為什麼會升跌,學生訴求是什麼。吳認為委員問得頗為仔細,他覺得本次作證是解釋香港市民現在訴求是要「真普選,公民提名」,並認為在英國政府立場應強硬反映「中英聯合聲明」不是如譚志源局長所說的單方面聲明。吳亦要求英國政府如他們對聲明的解釋演繹與中方是如此南轅北轍的時候,中英同樣是聯合國成員,倒不如將此事提交上國際法庭處理,中國政府經常強調「依法治國」,同時也是聯合國成員,認為中方無任何理由不想將此事放上國際層面解釋及解決。

問:接下來有何計劃動向?

答:希望借是次來到英國國會作證的機會,在工餘時間嘗試約見當地學者及政界人物作交流。

SocREC特派英國記者:Kevin Li
SocREC駐英特約記者:Kelvin S.

早前相關報導:

【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699592723638/?type=1&theater

【香港學生赴英作證 促英宣中違聯合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733599386904/

30DEC2014【回復女兒身 Natalie】

足本訪問,收錄Natalie去年成為整容醫院代言人經過,最後有她的愛情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1n3f8rnpHY

記:小記 N:Natalie

記:Natalie最近開了一個捐款網頁,希望大家幫助她前往泰國變性,成為一個真正的女子。許多媒體訪問你,都用上「變性人」或「跨性別人士」,你曾經在一個訪問否認,定義自已是一個女人。請你簡單告訴大家何謂「變性人」和「跨性別人士」,你是誰 ?

N: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但不幸靈魂的性別跟身體不乎,可能是投錯胎,或者性別錯配。與生俱來的性别,能夠與靈魂的性別一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靈魂錯配在另一個身體內,我們才需要透過後天的努力去糾正,甚至用上超過二十年時間,其間受盡其他人的歧視,都是為了做回自己。

我認為「跨性別人士」指靈魂和身體的性別一致的人,由於主觀抗拒,其後跨越了本身的性別。而我們承認與生俱來性別,只是不幸靈魂錯配在一錯誤的身體內,才要透過後天的努力去糾正。

記:你是否希望別人直接稱呼你女子?因為「跨性別人士」有如「變成女人的女人」,但跟「你是女人」不一樣?

N:也對。因為我生下來的不幸,並不代表我不及其他女子,或者不是女子,而是另一個性別。好像有人出生擁有兔唇,後天接受手術康復了,兔唇已經消失了,就不該重提這個缺陷。

記:從覺醒「自我」,逐步還原成為一個女人,你如何跨過擋在面前的障礙? 工作上會遇到什麼困難?

N:自有意識以來,我已覺得自己是女孩子,奈何身體有缺陷,知道將來會險阻重重。幼年我很沮喪,手足無措,唯有做回自已,別人認為我娘娘腔,但我本是女子,長大後我開始大量學習和請教別人,尋找出路。

十八歲後,我一直以長髮打扮,發現即使以男兒身求職,只要留著長頭髪便遭歧視,失去了很多工作機會,路人也會閒言閒語,但仍可覓得一職。

當我完全作為一個女人生活,便走投無路。一般人其實不理會「變性」或「跨性別」,只要看到我用男姓身份證,外觀像假裝女人,他們就認為變態,甚至會危害女人。很多人一開口便問我使用男廁還是女廁?戒慎我男扮女裝入女廁作惡,對我來說,這是嚴重歧視。

現在,只要我拿身份證出來,便注定失業。香港職場一般不能接受,尤其是覺得我是變態或者存心搗亂,全部吃閉門羮。

記:你去年成為整容醫院代言人,接受過什麼手術?

N:整張臉都煥然一新。

記:你說非常清楚自己的本質是女子,通常了解自已是誰的女孩子,較為重視自已樣貌的特徵,獨一無二的身材,不管是美是醜、是肥是瘦,比較不會整容。你所定義的整容,是否有別於一般女子整容?

N:一般女子為了美貌去整容。我們始終受生理結權所限,只要沒有切除性器官,仍會分泌雄激素,在發育時候改變身體,我不想要那些男性特徵,希望通過手術令模樣更接近女性。所謂男性特徵因人而異,幸運的發育完後是中性模樣,需要較少矯正,不幸之極的例子,即手術也無法矯正。男女特徵之別,主要是臉的骨架,大部份人是縮顴骨、磨頜骨,跟一般女子整容無疑,當然原因不同,至於寬肩和胸骨,即無法改變。

即使一般女子,也有不滿容貌,或者女生男相而去整容,背後可能有千百原因。我覺得任何人真心想做,願意承擔後果,也不介意旁人眼光,是沒有問題的。這個意念正是做回自己,而非否認自己,人愛美或追求完美,天經地義,我是欣賞的。

記:香港公立醫院仍有提供變性服務,即使號稱全港唯一變性手術權威袁維昌醫生快將退休,我們詢問過,仍有接班人,公院變性服務沒有中斷,價錢遠低於你在泰國做手術,為何執意去泰國變性,而非在香港?

N:以我所知,袁醫生真的已經退休了,不再診症,你剛才提及的是從前類積的舊症,也沒有聽聞過有接班人。

香港政府的制度和職員帶頭歧視我們,我不相信他們會真心幫助。曾有跨性別人士遭拒絕入境,被男關員脫衣搜身凌辱,後取得難民資格入境。她睡眠有問題,需要服食安眠藥,經同志團體協助入院求醫,其間遭鎖入不明房間內,表示被迫睡在一張充滿尿液的床上。

我曾經因性別遭醫管局針對。兩年前,我意外撞傷頜骨,入廣華醫院急症室求醫,需要留院,但院方以只有男女病房為由,不轉介也不呼喚救護車,要我自行坐的士前往伊利沙伯醫院,再遭拒絕入院。

我另一次前往急症室求醫,他們居然把我捉去鎖入一間房間內。因為醫學上稱我為「性別認同障礙」,屬於精神病的範疇內,但我認為只是時代暫時定義,對我們不公平,過去同性戀曾經被認為是一種精神病,如今明白是正常人,我們也是。但當日醫院以此為由,要拉我去精神病房,如果拒絕就綁我過去。由於我拒絕入住男病房,上了法庭,居然法官也判我入去精神科男病房,但那間醫院是有男女病房的。

公立醫院屢次有醫療失誤事件,近年還考慮引入大陸醫生,這兩方面令我和很多香港人對醫療制度失去信心。

泰國本身有變性(Netalie不願直述)文化,技術先進,有一間大學專門培訓變性醫生和研究變性技術,有如韓國以整容技術聞名。泰國變性醫生擁有專業資格,制度完善,很多外國人可以取得有關醫療保險,遠赴泰國變性。但香港變性人缺乏幫助,保險也不會收保。

那位醫生號稱變性手術權威,因為香港只得他一個變性醫生。好的變性手術,只需做一次,而且是局部麻醉的小手術,但香港的變性手術,幾乎都要重複多次。我有一位朋友,曾經因為在香港接受手術,差點掉了性命,要坐輪椅數月,每天在臉書上叫苦連天。

如果香港法例並非規定必需接受完整手術,才能更換身份證,我可以先找一份工作,自力更生,慢慢儲錢。我真是走投冇路,別無選擇,才出此下策。

希望政府給我們一條生路,如果可以放寬條例,讓人不用接受完整手術,便能更換身份證,很多人會受惠。我們主要服用兩隻藥物,一是雌激素,其次是抑制雄激素的藥物,後者很傷身體,如果有人身體不適,或者財困,可以選擇先動較小的手術,例如切除睾丸,已經可以令身體停止分秘雄激素,去除男性特徵,慢慢工作存錢。

讓我們正正常常,可以工作儲錢,屆時我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子,找不到工作,就是自已的問題。我絕不是大食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採:Daniel Cheung 攝:Rio Kwan

Natalie中英文捐款網頁: https://www.indiegogo.com/projects/natalie-s-lifeline-a-vagina#z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kJuial4nk

19DEC2014【唐狗沉冤未雪 中港列車不受管?】

10687375_1040340855992845_7682051510363570946_o

【唐狗沉冤未雪 中港列車不受管?】

今年8月港鐵東鐵線發生列車將誤闖路軌唐狗車輾斃的事件,其後網上數萬人聯署,嚴厲批評港鐵並引發有多次集會示威,他們要求港鐵徹查及交代事件。港鐵於是成立專責小組,並於4個月後完成調查報告。當日發起集會的保護動物人士(下稱「保動」),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NPV)主席Mark及本土保障動物團的Max接受本台訪問,就未雪事件及港鐵報告分享他們的意見。

Mark表示未雪事件是動保的人必會知道,甚至因有大量傳媒報導下令很多市民亦得悉此事。他形容事件是港鐵活生生輾斃一頭誤闖路軌的狗隻,即使當時知道有狗隻在路軌上,亦稱安全而啟動列車而最終令牠被一輛中港列車輾斃。當時引起的社會迴響十分巨大,而當中並不是單單因為愛護動物的人士數量多,而是一般市民亦會質疑,為何於有時間及辦法之下亦無視一條生命,而強行開通列車。

其後Max憶述保動於九龍灣港鐵總部外的示威活動。當中參與人士不止是特別鐘愛貓狗的人士,過千名參與人士中為數不少亦是因為意識到港鐵的管理上出現的問題及缺失,問題並不是單單一條狗的生命。他指出輾斃未雪的是中港列車,此點值得大家關注。由發現未雪開始,曾有三班本港列車以手動模式慢速行駛,其後有司機清楚指出未雪當時仍然在生。然而,當有輪中港列車駛過時而最終輾斃未雪時,究竟有否跟從慢速行駛的指示,甚至港鐵是否有權要求中港列車聽從其指示,報告撮要中並未清楚交代。

當小記綜合他們意見「即是港鐵仍作了對應去保障未雪安全,但對於中港列車則無能力要求聽從指示而令未雪慘死」,問他們這樣的陳述是否合理。Mark表示,這正正是他們保動人士很想港鐵交代,但於報告撮要竟然隻字未提。而Max指出,可能完整報告中有,但現在撮要中未有提及。但Mark指撮要本應是整份報告的精要,如此重要的資料如果在完整報告中有提及,於合理情況下定必放於撮要之中。

Max於是指出按他們早前的討論及撮要報告中的資料,可以合理推論出中港列車即使於香港段中亦不受港鐵管制,而Mark清楚指出這亦點正是非愛護動物人士需要留意的重點,他舉例如有一天有人跌進路軌,是有機會被中方列車輾斃。Mark重申,就中港列車於香港境內的管制權限,是港鐵有必要回答的問題。

Mark其後提出未雪事件是社會核心價值的問題,指香港應跟國際的其他文明社會接軌,尊重生命及愛護動物而不只是單單以計較停駛帶來的時間延遲。對於某些人來說半小時去救一條生活是值得,但亦會有人指「有無攪錯,只不過是畜生」,這是價值觀的問題。他再以79日的佔領行動為例,指出究竟一條馬路重要,還是爭取民主緊要?

記者:Jeffrey (白影)

足本訪問有更多內容,當中包括Mark回應記者提問「假使當日誤闖路軌的未雪並非是隻狗,而是一隻雞或青蛙……」:

 

注:

為了回應港鐵於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發表的「狗隻進入東鐵綫路軌範圍事件調查報告」,一眾動物保護組織及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於2014年12月19日中午1時正,於九龍灣港鐵總部舉行記者招待會。會上將指出港鐵報告的不足之處,並由18區動保專員報告東鐵沿線的多處漏洞。

17DEC2014 阿龍及醫護人員專訪

10712678_1039378742755723_4523421945148841482_o

專訪一:在廣華醫院留醫一個多月的阿龍

專訪二:在職醫護人員

專訪一:在廣華醫院留醫一個多月的阿龍

在10月份聲稱被警察毆打至右腳失去知覺而需要長期住院的林勝塘(阿龍)接受SocREC訪問。當記者問及阿龍現時病情時,他指出在住院期間只見過主診醫生3次並指控主診醫生於整個住院期間並沒有提供適當治療及拖延其病情。他說只有當教會牧師與主診醫生對話後才獲醫生安排物理治療。

阿龍亦指控醫生、護士及物理治療師皆稱他是故意不肯走路而非右腳無力不能走動。他說醫護人員幫他做過抽血、X光掃瞄及磁力共振掃瞄檢查而當記者問及醫生檢查後得出的診斷為何時,他說醫生並沒有解釋檢查報告,只說他可以出院。當記者進一步問及出院後有什麼跟進治療或覆診時,阿龍只講述他出院之前一晚向醫生請假和母親吃晚飯一事,並沒有回答記者有關出院後醫療安排及覆診的提問。

他表示當晚醫生沒有直接回答有關請假吃晚飯的請求並說他翌日於早上11時回到病房時醫院保安告訴他已不再是病房的病人。他說經了解後得知病房護士曾經致電尋找他而他當時因為電話沒有接收到而未能接聽,當回到病房後他發現在病房內的電話已經損壞,醫院職員更把他的私人物品放置一個房內交還給他。記者問他是否得知是誰弄壞他的電話時,他說不清楚但只知道電話是在病房內弄壞的。

記者問及阿龍為何堅持不肯出院時,他說因為他沒有獲得適當治療,右腳無力而且背部有嚴重痛楚,令起居飲食均有困難,故拒絕出院。

記者在訪問後詢問阿龍有沒有出院紙、醫生的醫療報告或覆診單可以給記者作報導時均未能出示。

以上報導均只屬阿龍在訪問中講述的內容節錄,有關訪問的全部細節,請前往以下地方收看整個專訪。訪問日期為2014年12月13日。

Link:
Part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aDB4OFXEI
Part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RRpySAQqc

專訪二:在職醫護人員
SocREC亦同日晚上訪問了一名不願意上鏡的現役醫護人員,查詢有關病房運作及病人住院日常的安排,以下為訪問內容。

Q: 病人在什麼情況下會住院?
A: 一般來說病人到急診室求診後,急診室醫生會判斷病人有否留院的必要。如果醫生判斷需要留院的話便會安排留院。而門診病人亦可能在覆診時根據醫生的專業判斷及病情而安排留院。

Q: 病人什麼時候可以在病房見醫生?
A: 留院病人在病房內會有一名專科醫生及護士負責診治(主診醫生),而該名主診醫生會每日於巡房時間巡視病人,通常會詢問病人的狀況、感覺、病情有否好轉,繼而作出診斷或跟進並制定治療方案及後繼的醫學檢查(如有需要)。

Q: 病人只有一名主診醫生跟進嗎?
A: 當病人的主診醫生認為病人或患有其他專科的疾病時而在住院期間需要對該疾病作診斷及/或治療時,主診醫生會安排其他的專科醫生到病房為病人診斷及檢查,期後可能會再進行進一步的醫學檢查和治療(如有需要)。
另外,病房通常每星期會有一次的大巡房(grant round),由負責病房內病人的主診醫生向高級醫生及/或顧問醫生及/或部門的主管醫生匯報該名病人的個案。故對於住院期較長的病人,一般來說會有多名醫生同時知悉該病人的病情,狀況及進展。

Q: 病人如不滿醫生的治療,可以拒絕或要求其他治療嗎?
A: 即使醫生因應其專業診斷去安排其他專科醫生替病人作診斷、檢查或安排治療,病人仍有權拒絕接受任何醫生的建議或安排的檢查或治療。唯醫生安排治療時必須根據其專業診斷方可,故如果病人拒絕讓醫生檢查的話,醫生未必可以安排相應的治療。

Q: 病房會幫病人看守其貴重的私人物品嗎?
A: 一般來說,如病人有隨身物品的話,醫院職員會讓病人可以將其貴重物品放置在病床旁的儲物櫃裡。一般情況下,醫護人員絕不會移動病人的私人財物。

Q: 如果病人失蹤的話,醫院有既定程序處理嗎?
A: 有關失蹤病人的處理方法,如病房職員發現有病人失蹤的話,會按程序通知主診醫生和醫院保安去尋找該失蹤病人。如果病人有精神病或自殺傾向的話,則會報警要求協助。在12小時內未能尋回病人的話將會把該住院病人的個案結案並重新開放病床。

記者問該醫護人員到底醫院有沒有可能不按以上的既定程序辦事,該醫護回應說在病房有數以十計的病人、醫生、護士、病房助理、病房經理,如果不按程序辦事的話沒有可能會沒任何醫護人員知道,亦不會有醫護人員接受有其他醫護人員不按程序辦事。即使全部醫護人員合謀,病房內的其他病人都會知道,沒辦法瞞天過海,故沒可能可以出現不按既定程序的事件出現。

聯合報導:William Lai, Jason Leung

16DEC2014【一度被遺忘的國度 留守最後的浸大生】

10846066_1038877912805806_6431787244775994839_n

銅鑼灣的佔領行動,經歷79天,最終於昨天劃上休止符,相關路段已全面通車,香港人回復塞車如昔的正常生活。上周日,一度被大眾冷落及遺忘的銅鑼灣佔領區變得萬人空巷,整個佔領區亦變得水洩不通。在一眾在此一遊以作紀念的人海中,於物資站外,看到一位熟識的面孔 - 浸大生Sunny。

由佔領行動開始,Sunny一直都選擇留在銅鑼灣佔領區,而對於清場在即,他也選擇了留下來,亦有被捕的心理準備與。他認為這樣才貫徹自己對於公民抗命的行動,有始有終,將會堅守到最後一刻。

剛升上大學的Sunny,由03年7月1日的遊行開始接觸社會運動和政治,他亦慢慢參與其中,為香港的未來略盡綿力。他認為是次的佔領行動是因為過往的遊行開始變得不湊效,而政府亦變得無恥之下,逼使群眾使用更大型的行動去表達訴求。

被問到會否擔心因被捕而影響日後的事業,Sunny 認為他堅信這一舉是捍衛香港的行為,並指出當香港淪陷,他日立身其中,所謂的夢想和事業也無可能實現。在七十多天的佔領行動,Sunny坦然曾經出現動搖的情況,但反指正因為有反覆的動搖和不停的反思,人才能擇善固執的信念,繼續走下去。

見到佔領區的物資站開始徹離,被問到物資將會安置何處,他指出早前已經作出統籌,將多餘的物資捐贈予民間團體,亦開始有團體主動與他們接觸。訪問期間,Sunny笑言估計不到這裡會是最後的防線,更稱這裏為「被遺忘的國度」。他認為銅鑼灣佔領區的特色,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雖則人數比較少,但整個佔領區的運作很有系統性。

被問到佔領結束後將會如何繼續抗爭,Sunny認為「鳩嗚」團是暫時來說較佳的方法,他亦補充當大家回復狀態後,第二輪政改諮詢將會是東山再起的最佳時機。Sunny最後用了八字去總括整場佔領行動:「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採:Andrew C.
編:Jeffrey (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