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Jun2014 香港人輸了

10413399_10152536429691337_6066036539827899043_n

 

圖/文:特約作者 Cody      整理:舒寧

 

昨晚我們輸了,香港人輸了,我哋失去的不只是東北的一片土地,我哋失去的是香港人驕傲的民主政制,三權分立,互相監察的制度。

好多人話我哋不理性,為反而反,無論政府做乜都反對,但如果政府做得好的話,我哋又有乜理由要上街抗爭呢?政府點解要用咁粗暴手段去通過呢個咁大爭議嘅議題呢?

又有人話議員為反對政府而唔理民生議題,但其實政府可以主動改變議題程序,將醫院重建、教育、民生等議題先討論,將新界東北撥款的投票押後。點解政府唔去做?到底係邊個放棄人民?

好多人話我哋抗爭嘅人無嘢好做,係廢青,但唔好唔記得毛澤東當時都係18歲就投入革命軍,及後曾主張「湖南的事應由全體湖南人民自決之」,但同樣嘅事喺今時今日發生就俾老共話係港獨。其後國共內戰, 從整風到反右, 從大躍進到四清運動,再到文化大革命,期間殺咗幾多人?有幾多人因為佢而失去生命?一個政權如果自己唔反思,無自我反省嘅能力,又有乜資格去批評其他人嘅對與錯?香港好多機構、好多人,為咗自己嘅收入,前途,進升機會,去做自己唔想做嘅嘢,人各有志我哋唔怪得人,但佢哋下一代就要承受因佢哋所做嘅事而有嘅後果。你估佢地唔知咩?但佢地一早已經送晒老婆仔女走啦,如果佢哋係咁愛國愛港,就唔應該送晒啲仔女去英國讀書,諗住做唔成特首就返英國定居呀?白皮書都話要治港者愛國愛港,咁不如要求所有立法、司法、行政人員及其家屬唔可以擁有中國以外嘅國藉或居留權,更唔可以有任何外國物業或資產,到時候睇下有幾多人會留低?幾多人肯做?而家啲抗爭嘅後生仔,咪就係因為香港係佢哋唯一嘅家,先會咁激動,點解啲人唔反思吓佢哋背後原因而只看表面?

今日,政府可以用發展為由將議案強行通過,他日政府可以話要保持國家安定,強行通過二十三條以全方位監控言論;可以用訊息準確為由,來收篇所有傳媒機構,所有新聞由政府新聞處統一發放;可以為保障社會安全,要求買刀要實名制……因為現有政權、政客以及選舉制度,將所有最醜陋的可能都變成了事實。

好多人問我驚唔驚,我可以好肯定答:「驚!真係好驚」,我噚日喺天橋望落去政總外,曾經有一刻想過退縮,但想起有一個坐著電動輪椅的人因衝擊立法會被捕(編按:張超雄議員的助理),我就知道自己已無路可退。因為呢件事,我出發前仔細檢查過我的行裝,把扣在門匙上的指甲鉗除下,因為我有可能因這指甲鉗而變成「藏有危險及攻擊性武器」因而被警方檢控。

 

facebook

28Jun2014 香港淪陷的一夜

10473361_921232591237006_7446904505583047101_n

文:舒寧   圖:Viola Kam

對不起,我承認我個人比較灰。昨晚夜,我覺得香港淪陷了,法治已死了。

一邊開工一邊偷看網上直播的政總和立法會實況,原來立法會開會真的比電視劇更好看更緊張刺激。看到財委會的開會情況,就像一齣鬧劇,會議沒紀律、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打茅波,議員被趕出議事廳令一眾泛民奮起圍保被趕議員;一句「眉來眼去」又惹來連番激論……我所看到的,是一個失控的議事廳和一個亂吹哨子的球証,球來球往但其實仍未開波。這樣的會議,我認為是不會得出表決結果的,於是安心的笑著看這娛樂無窮的鬧劇繼續開工,怎知劇情突然來個大轉彎,真的走開一會也錯過了關鍵時刻,就如快閃玩意一般,急急來個表決,結果32人投票,在29票讚成2票反對的情況下(還有1票去了那裡呢?),東北發展前期撥款就這樣粗暴強行硬通過。突然有這個結局,心裡感到憤怒,怎麼會這樣?那就是香港?那就是我們的立法會?比學生選班長還兒戲!再看看在政總一直在抗爭的村民和市民,一臉無奈,繼而落淚,這一刻,心很痛。

10455921_10152965047909517_2688893643236810095_n昨晚在自己的facbook裡放上這個圖—法治已死, rip

昨晚我在我的facebook上寫上法治已死,今天再看新聞,一班昨晚才出賣了香港的無廉恥議員一齊聲討泛民濫用議事程序,加上立法會主席也出來撐手法卑劣無極限的吳亮星,如此看來,更加無法無天的情況會陸續出現,很快,23條又會順利通過,蘋果日報將被停刊,香港只成一個服務新香港人和大陸人的地方,你現在可享有的言論自由會被收窄至零……香港將會變成一個陌生的地方。

 

10406381_10152965063739517_1516661866638157011_n之後再放上這個送給吳亮星

 

雖然不願見到,但,無可否認,香港的命運並不樂觀。

就算明天629全民投票完畢,縱使有一百萬票,我仍然相信改變不了甚麼。我明白,我們無奈的一群,既無權無勢,又無錢移民,只能默默的看著香港變得體無完膚。
可以怎樣做?我不知道。不過我會趁還可以選擇的情況下做應做的事。明天629,你叫了身邊的朋友投票未?再過幾天七一,我必定會上街。雖然改變不了甚麼,但仍要去做,就如夕爺所說羊臨宰前的呼叫一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要用腳告訴千蒼百孔的無能政府,我不同意你的爛方案,更加不滿那一群沒民意基礎的無廉恥議員,特別是那些功能組別,還有一個個有既得利益的賤官。

我已經睡醒,無辦法再裝睡。

 

facebook

28Jun2014 東北發展計劃能把你喚醒嗎?

10454377_920733904620208_371185084299141343_n

特約作者:沙田蘇   圖:Viola kam

近期大家都關注特首選舉制度,但當一眾議會內外的人士親眼看到我們的立法會被一個手封執零票的議員,用各種各樣方式吹哨,包括沒有清楚原因趕議員離開議事 廳、不接受議員提交修定動議、不按議事規則容許議員對議案發問、以各式各樣謊言表示已經進行協商等,這位零票議員完完全全地把議會強姦得非常徹底。

但當國家機器開動時,作為手無寸鐵的市民應當如何自處?要知道今天他們可以用這種手法強行通過東北發展計劃,亦即是代表他們可以用同樣方式強行通過23 條、選舉條例以及其他惡法! 這就正正反應映了現時除了特首選舉制度不公外,亦看到現時立法會選舉制度原全向既得利益者傾斜;應當知道爭取改變不公平制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你又願意 看到之這些不公義禍延下一代。 既然自己都不希望生活於這種制度之下,為什麼仍然坐着?2003年7月1日50萬走上街改變了當時面對的危機,但今天我們應該如何改變未來,為下一代爭取 公義,那就要看你是否已經被喚醒!

 

facebook

23Jun2014 大衛 VS 巨人哥利亞

10382322_914949725198626_2890455303744653540_o 

特約作者:斤哥     圖:Siu Lung

近日政府官員和中方喉舌不斷狂轟「公投」不合法,其實沒有法律效力和違法是兩回事,亂吹靠嚇,以謊話愚弄市民,讓人氣憤,也令人心死。

我們縱使無權無勢,也有權表達自己,明知「公投」沒法律效力,仍然踴躍表態,可想而知港人有多想求變,大家都在無力感中找出路。

我不偉大,但很想保護內心一片淨土,保留靈魂中純良的部分,面對謊話,起碼要知道誰在說謊。我不想變成「國王的新衣」的主角,希望自己永遠是那個說真話的 小孩,儘管人微言輕,但我不想因為恐懼而天天說謊。

權力機器發力指責投票人士,只不過是想讓人活在恐懼中。

非暴力抗爭是明知不可為而為,投票是其中一種形式。

事實上,你永遠不知大衛何時會戰勝巨人哥利亞,1963年,美國南部伯明翰是種族隔離和歧視最嚴重的城市,當地的白人警官外號「狂牛」,打壓抗議人士,黑 人青年分批迎向警察防線,以公民抗命方式拒絕遵從種族隔離法,跪禱後自願走上警車,本來好和平。但「狂牛」覺得不可退讓,用水炮和警犬驅散黑人青年。有記者影到警犬撲向一名黑人,該黑人神情肅穆雙手下垂,如殉道者般把身體迎向警犬的利齒,這幅對比極大的照片震動全國,簡接促使國會通過了民權法,改寫了人權歷史。

非暴力的行動(包括投票)並不軟弱,聚沙可成塔,我們是一股合一的聲音,在合情合理而沒有違法的情況下表達自己。

沒有人能主宰歷史,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環球網官網截圖)
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沒13億人多(環球網官網截圖)

 

 

facebook

22Jun2014 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10417792_915095855184013_2215548579131750132_n

特約作者:斤哥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蜷伏於牆角。
但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
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
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這是曼德拉的名句,他是親身走過來的,在那個種族隔離的年代,他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最重要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面對不同的政治選擇,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

當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的時候,我仍相信一點光足以劃破黑暗。

常聽說人在離世前,會有很多追悔,每個人最終都要向自己的良知交帳。

在這個世代,你如何安身立命?

P.S. 你投票未?

 

facebook

 

21Jun2014 你在為自己掘一個怎樣的墳墓?

10389090_783448405033628_6409487272371181396_n

特約作者:斤哥        圖:網上圖片

被「判」死刑了,你要不要提出上訴,還是含笑飲砒霜,慢慢等死?

「兩制」是香港肯回歸一國的前提,如今卻有人判「一國兩制」死刑,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毫無避忌地揭開真面目。

面對強權,今次投票豈止表達對民主的嚮往,更是用最溫和的方法去維護我們珍視的自由和法治。

若中國當年沒承諾五十年不變,港人會願意回歸嗎?就是沒法移民,也會用盡辦法維護自己和下一代利益吧! 當我們以為還有三十二年呼吸自由空氣,到了2046年,「五十年不變」才告終,現在卻有人肆無忌憚單方面改遊戲規則。

今年,你幾多歲?到了2046年,你幾多歲?

不少政治動物過去了,我們仍然存在,到時大家應該尚未壽終正寢。

很多人表示不想被政客利用,不成為混亂的一部分,但你可以有多獨善其身?做順民,自以為是「和平人士」,你又可以活得多好?自我催眠說「維權人士搞亂香港」,到底是誰在改造香港?

高舉「小人物不能抵抗大時代」的論調,連投票都嫌費事,那你不如絕子絕孫!

不是涼薄,而是你為孩子作了一個怎樣的示範?這是甚麼樣的身教?若你是制度裡的既得利益者,你為了自利,在給他們灌輸甚麼價值觀?

若你只是一個蟻民,你為孩子諦造一個怎樣的未來,留下甚麼給子孫? 更甚的是,你在為自己掘一個怎樣的墳墓?

現實恐怖過鬼故,想睇電視,政府唔發牌;想睇蘋果,有國家級黑客;想電子投票,有戰爭級網上暴力。「我睇唔到你、你嚇我唔到嘅」的態度,不能成為護身法寶。你還覺得投票是多餘嗎?

 

facebook

20Jun2014 第一天40萬,你滿意了嗎?—-「毅行爭普選」後感

10458326_914189381941327_6732866466317099055_n中大烽火台前的light painting,v是陳教授,t是蔡導演

圖/文:舒寧

 

40萬,你滿意了嗎?

和平佔中秘書處公報第一天12小時內,以電子投票形式完成投票的共超過40萬人,雖然之前提過系統受黑客嚴重攻擊,三間供應商只剩下一間繼續謹守崗位,CloudFlare CEO在Twitter分享作戰經過,還笑言經此一役後,考慮將原本在新加坡開設亞洲總的構想改為在香港。

一大堆數字和科技名詞對我來講是陌生字,就算再聽十多八次我都不會明白,只知道這是一場硬仗,非常難打,一堆專家在以科技對抗科技,為我們抵御一國一制的出現。記得在16日晚九時許,陳建民教授開完緊急會議後來到加入我們「毅行爭普選」的通宵「毅行」夜行例時,向我們公布投票系統全面崩潰,6月20日將好大可能無法實行電子投票時,大家都很擔心,雖然說有危就是有機,但是科技這回事,還要是國家級的黑客,真是我們有信心用念力就可以抵抗嗎?「一百億個查詢」,我真的除了甚麼「活性乳酸菌」外,就沒聽過這麼大的數目。要開更多實體票站,就算是有地方,但又有沒有這麼多受過民調訓練的人員去應付呢?

10299525_913524082007857_789423668833551903_n沙田,就是這一晚這個地方陳教授宣布電子投票系統崩潰

路總是人行出來的。參加了數晚的通宵毅行,或許我慢慢明白到這道理。晚八朝八的夜行,是為了承接陳日君樞機朝八晚八日行的路程,很多人說,你們一班傻人,日以繼續夜夜以繼日,行完通宵又要去返工,這種苦行有用嗎?看見陳教授書生一名,就算腳痛也堅持要一起行,都是為了像徵義意,要從黑暗走到黎明。至於蔡綿源導演,他就更加堅持,七晚的夜行他就行足六晚,而第一天他還是完成日行後再接著夜行,即是行足廿四小時,這種堅持,真的小一點毅力也不能做到。雖然夜行沒有日行的聲勢浩瀚,但就更肯定一眾成員對爭普選的心志。不能不提的,是黎智英先生,每一晚,他都是三四點就到達,一來到,就要擔任持旗手,和我們一直行到天光,一邊行,一邊和我們這班來自各階層的小人物傾談,甚沒架子。每一晚,我們都經歷黑夜和風雨,就好像今次公投面對種種困難,但同心,就會行得過。

到天光,我們又去到日行的起步點準備與樞機交接,在交接前的空檔,我當然把握時機去做幾個訪問。蔡東豪的訪問令我印象最深刻,第一次,不知甚麼原因,訪問的片段失踪了,我唯有硬著頭皮再問多一次,所以不多不少令蔡先生對我這個「業餘記者」留有一丁點印象。第二次,就正是17日的朝早,是陳教授向我們宣布壞消息及佔中秘書處公布了電子投票系統癱瘓後的那個朝早,我又再訪問蔡先生,他一臉無奈,很灰,但很灰之後又說:「總之我會行啦」!「做得幾多得幾多」,既無奈又積極。或許多年跑步及毅行者經驗教曉了他無論前面有多難行也要努力面對,沉著應戰。

蔡東豪訪問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913946758632256&set=vb.160696287290644&type=2&theater

到了最後一晚。昨晚是最多人參與的一晚,或許是因為第二天便要開始電子公投的原因,又或者因為受到廣泛報導令更加多人知到有夜行活動,總之這晚是難得的多人,實在感動。更感動的,是有市民從遠處送來了糖水給我們做宵夜,這令我想起在反國教期間,也是每晚有人送湯水到公民廣場給我們滋補一番的。李生李太說路程太長不能參與,唯有做他能力可應付到的,煮了三大煲糖水,而且已是第二晚為夜行成員準備,這令我知道,打逆境波,各盡其職,同心便是最重要。

完成最後一晚路程,天光前我們遇上大風雨,像是告訴我們前面會有更多挑戰。幾晚以來,與一班來自五湖四海互不相識的成為了戰友,最後我們帶著雨水和汗臭來到中環的交換儀式,而我回家小睡兩小時又再返工,是傻的,但我知我正在做甚麼。

10414565_915882565105342_7679604512083843202_n20日天亮時的大雨前夕,烏雲

回到公司,我才去下載電子投票程式,之後就投票,出奇地順利,我花了數分鐘便完成整個過程。之後當然是指定動作,將已投票的screen cap放上facebook告知天下。雖然是受到嚴峻的侵襲,但依然有很多人投了票,數字令人鼓舞,之後再看見CloudFlare專家們的力拼過程,陳教授不斷發報投票人數,朋友間互相推動⋯⋯眼淺的我,真的一陣陣鼻酸眼漲,很想很想喊出來。

既然遇上國家級黑客大大力的攻擊,香港人,我們可否以同樣的力度來回應呢?簡單的幾個動作,背後的意義毫不簡單。我投了,你呢?

 

10487171_913964681963797_3621526232684697164_n
大埔的晨光

10485528_913745865319012_8572913412824128116_n
蔡導演、黎老闆、陳教授與一眾人夜行戰士

1606993_10152475594439172_1644787550112407377_n貴人出門,黎老闆一到就會落雨

facebook

20Jun2014 漫畫刁民齊撐622

小學雞都明  (圖片提供:TMan)
小學雞都明 (圖片提供:TMan)

文:舒寧

一班活躍名活躍於香港不同媒體又關心社會的漫畫家,包括尊子、馬龍、一木、阿平、黃照達等,上年中組成「漫畫刁民comics daemon」,集合力量,一起用言簡意賅、一針見血的漫畫,引起市民對重大議題的關注。佔領中環6.22全民公投即將來臨,他們各自作畫,鼓勵香港人以手中一票,定義香港未來。

為推動622的全民投票,尊子將聯同部分漫畫刁民成員,於6月19日(星期四) 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進行「齊撑6.22」的首個街頭漫畫展覽。屆時將放置6 x 20呎的木板在路中,貼上並展出各漫畫刁民成員為6.22投票而創作20多張的漫畫作品,尊子更會帶頭在木板上即場創作,實行以藝術、用行動來撑6.22 全民投票。

面對622公投受到嚴峻打壓,「漫畫刁民」也不䄂手旁觀,制作多幅漫畫並印制成貼紙派發,希望唤醒香港市民這次公投對大家未来的重要,同時亦繪製多幅畫像供市民下載作為facebook的profile pic使用。

面對近日無論是漫畫家Cuson facebook 戶口被封、622電子投票系統嚴重受襲等網絡打壓,同是社漫及漫畫刁民成員TMan表示近日「漫畫刁民」的facebook戶口亦發生類似問題,多個admin無法登入,或是load得很慢,認為無論任何組織或不同知名度的組織都有類似情形在同一個時段發生,表示困擾和擔心。

而談到622投票受打壓一事,TMan說會更鼓勵身邊朋友出來投票。今時今日的香港人像是沒有選擇,但面對中共的打壓,感到氣憤,所以要更加支持。他也相信,這樣的打壓,會激發更加多人參與投票。

日期: 2014年6月19日(星期四)
地點:香港銅鑼灣記利佐治街路段
時間: 下午4:00 – 6:00

 

10447740_315178715307047_6064947862311848231_n

圖片來源:漫畫刁民facebook
圖片來源:漫畫刁民facebook

 

漫畫刁民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ComicDaemons

為推動622的全民投票,尊子將聯同部分漫畫刁民成員,於今日(6月19日星期四) 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進行「齊撑6.22」的首個街頭漫畫展覽。屆時將放置6 x 20呎的木板在路中,貼上並展出各漫畫刁民成員為6.22投票而創作20多張的漫畫作品,尊子更會帶頭在木板上即場創作,實行以藝術、用行動來撑6.22 全民投票。詳細閱讀: http://www.socrec.org/?p=99

Posted by 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on Wednesday, June 18,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