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AUG2014 《「路,是人行出來的」——道路使用的實權與癱瘓中環的元兇》

圖中為聖十字徑路口行人過路燈的街景(攝自google map),在廿多年前,這裡並未設圖中此交通燈,很多居民直接橫過筲箕灣道,日久才讓社會了解設置過路設施的需要。
圖中為聖十字徑路口行人過路燈的街景(攝自google map),在廿多年前,這裡並未設圖中此交通燈,很多居民直接橫過筲箕灣道,日久才讓社會了解設置過路設施的需要。

特約作者: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路,是人行出來的。」是老生常談,也是眾多社區各處的生態。不少現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都是屋苑落成入伙時圖則上本來沒有的,反倒是居民覺得那裡應該有條路才方便快捷,於是用腳踩斷竹棚、用腳撥開人工花槽上的喬木,自行開出條花泥路來,然後那條泥路慢慢受其他居民歡迎和慣用,屋苑的管理層受區議員或是居民的要求才正式將它開辟成一條正式的行人通道。

同樣被人用腳走出來而被認可形成的道路,還有很多不同形式的例子:廿年前,西灣河聖十字徑本來是沒有行人過路燈的,是居民多年來頻繁地慣常在該處橫過馬路,於是才被納入地區設施工程的一部份。

從道路設施到交通系統,無一不是因應 End User 的需求而生。我的舊文【註一】也早有提及,過去用交通系統來主導市民通勤需要和人口流向的思維已經過時,不贅。港府跟運房局沒有為交通政策導航把關,公營機構沒有履行應有的職責和道德責任,這更不用我多說。這一篇我不談外國案例和政策倫理,更不談政府應該或可以做甚麼。

來想想我們民眾可以做些甚麼吧。

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嚴重,面對有升無減的車資和日益惡劣的通勤環境,以車代步對所有打工仔女來說是天荒夜譚,八折的又被嚴厲打擊——於是市民上下班只能默默忍受惡劣擠逼的公共交通系統、硬食那只比的士錢便宜不足一半的車費。

要搭的士返工,也可以與同區鄰人共約搭的士,分擔的士車資。與其要的士司機停在街上兜客釣泥艋,不如由乘客一方自發儲夠四五個人一起搭的士,不就化算安全得多麼?至於要如何集結四五個人一起搭的士?現在電召的士的app技術日新月異,是否可以代為整理訂單,讓乘客可以集中並組織起來,長遠形成一個的士常顧的族群?當共用的士的文化普及起來,就可以帶動更多人轉用的士作為交通公具,對的士司機來說不但能省下兜客的油錢和功夫,也有助吸引更多客源。

除了僱員,僱主亦可以考慮以【A04僱員服務/A08合約式出租非專營巴士服務】【註二】,為僱員安排上下班的通勤安排。目前不少座落於偏遠地區的企業都會用A08形式提供員工接送服務,甚至連中上環某些公司也有類似的安排!地區居民也可以自發組織民間團體,以【A06居民服務/A08合約式出租非專營巴士服務】的方式申請邨巴來舒緩居民的通勤之苦和財政壓力。再不然,如果你的工作性質容許的話,踏單車上下班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也許你會擔心,如果所有人都這樣做的話,中上環會否因此而變得更擠塞?

不要忘記,循廣義來說,不論是公司巴士、村巴、小巴甚至四至五人一部私家車(俗稱 Carpooling)【註三】或的士,都算是集體運輸的一種形式;港府和運輸處一直沒有鼓勵民間共用交通公具,只會用政策包裝來把現有的公共專營交通「服務」商品化,對於民間可自主運作的非專營制度體系,運輸署往往對不同社群套用不同的標準來處理發牌申請,可自由定線的紅色小巴更是被處處設限,高速公路及新市鎮地區都不准許開線。無論如何,這種市民自發的集體運輸方式也是有相當效益的。

現在市中心地區擠塞,是署方在毫不理解地區人口實際需要之下,盲目劃分道路資源的惡果:為甚麼德輔道中有那麼多巴士線行經,還容許貨車在車站上落貨?為甚麼干諾道中的落車站那麼短那麼擠逼?為甚麼政府合署大樓的落車站使用率那麼低?

中上環的塞車現象,並不是地區路面負荷過大的問題,而是道路及設施規劃沒有配合實際需要的問題。君不見中上環不尋常的路面癱瘓,多半是因為一宗微乎其微的交通小意外(例如爭線擦傷車身之類)造成樽頸位所致的嗎?一套認真規劃出來的道路系統是不會如此脆弱的。

因此真正的癱瘓中環,在佔中尚未啓動之先,政府一方早已默讓中環癱瘓了。

在近年港鐵事故頻生、運輸署盲目容許運輸機構加價、公共運輸機構服務水平令人髮指的情況下,單是因交通問題造成的經濟損害、社會成本,足以讓政府的誠信和認受性落入瀕臨破產的境地。我不知道一直以來會看我寫交通政策或其他文章的朋友,是怎樣看普選。由始至終,我都強調交通政策、路權、規劃權的公眾透明度和民眾認受性。我認為,香港現政權能實現其公眾認受性的最直接方法,就是立即實行不設篩選的雙普選,成立一個能讓民意干預政策的政府。

也許,會有更多的士和小巴湧入中上環,可是我們現在的擠塞問題也不見得好,而且也毫無改善的跡象。反倒是既然無論怎樣還是會塞車,路面還是會癱瘓,那我們何不自行找方法來尋找出路?就像當年的居民用自己雙腳來行出一條看似不合現況規矩的歧路一樣。當我們群眾用雙腳來座言起行,自主規劃自己如何使用道路,真正能改善生活的改變才能出現。與其繼續默默容讓一兩宗交通小意外癱瘓整個中環,倒不如從生活上嘗試脫離自己對崮有充滿腐朽的制度的依賴,為自己追尋更好的生活環境?

不論是如上所述,我們改變自己的通勤習慣,對現有運輸系統投下不信任票;抑或參與佔中或前線的抗爭運動,我們都得相信:路,是由人行出來的——這是我們人類的生存法則。如此,我們才有從沙甸魚般的通勤生活中解放的可能。

【註一】:《國外與香港的鐵路基建決策之考量原則 (一) 所謂的系統老化》,
http://vany-online.com/v7/index.html?08102011.html

【註二】:《非專營巴士服務簡介》,運輸署,http://www.td.gov.hk/tc/transport_in_hong_kong/public_transport/buses/non_franchised/brief_description_of_nfb_services_/index.html

【註三】:Carpool,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pooling

facebook

27AUG2014 李飛sell國家安全 似抄759賣雲吞麵

10636050_959607100732888_3208789956338427970_n
文: Agnes Tse
圖: openrice, 蘋果日報

759阿信屋雲吞麵個多星期前開張,網上食評毁譽參半。始終剛開張,餐廳運作及食物質素均有進步空間。阿信屋首間分店於2010年開業,至今年四月已數目已增至192間,增長速度隨時快過「些粉」(7-11)。業務亦由早期零售日、韓、台進口的零食,擴展至家電、化妝品、凍肉、以至近期的麵店。管理層說未來還有茶餐廳及酒寮,相當多元化。高瞻遠矚的林偉駿先生於短短四年時間作出繁多的嘗試,主要是知道其零售業務單靠現在的運作模式是不能持久的。事實上,百佳已瞄準槍頭,派人到日本訂購了八十個貨櫃的零食(據說相當於阿信屋所有店鋪三週的入貨量) ,準備開50間「滋味佳」零食店,全力狙擊阿信屋。林老闆被巨人迫到「冇彎轉」前,密謀其他立足之地實無可厚非,應屬明智之舉。

筆者對林老闆的生意頭腦深感敬佩,可惜其「近乎光速般力求轉型、期望創出新血路」的舉措,卻令人看到近日中國領導人(及其護法)為令港人接受篩選而手忙腳亂的狼狽樣子!共產黨窮得只剩下錢,對自己全無信心,所以執意要欽點對其完全效忠的2017特首候選人。香港人堅決反對一個有篩選和不符合國際標準的選舉的訊息非常清楚,而且愈來愈明確。中共就扭盡六壬,軟硬兼施,用盡各種辦法make deal,為的只是2017政改通過。老實說,泛民支持一早有原地踏步的準備,特區政府和中共似乎更害怕no deal所帶來的政治後果(如施政困難和「冇晒面」)。

集體意志 語無倫次
尤記得去年「公民提名」的建議廣為受落後,就有聲音這不符基本法。當大狀解釋基本法其實沒說明「公民提名」是不合法時,人大常委副秘書長李飛立即拋出候選人須由「機構提名」並反映提名委員會的「集體意志」、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等不存於基本法的terms; 白頭前司長又借機說提委會「精選」非篩選。務朮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人相信提高提名門檻有理由,而「公民提名」則可能為「反中亂港」埋下禍根。儘管如此,5月和平佔中DDAY3市民選出最高票數的三個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清淅顯示「篩選」論述站不住腳。

白皮書寫明「愛國愛港」是基本盤
老共再接再厲,趁6月中的民間公投前推出「白皮書」,白紙黑字寫明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又重新定義「高度自治」,明示香港的權力來自中央,中央「話幾多就幾多」。看似一槌定音的白皮豬鎮壓再次失敗,民間公投結果超過70萬市民仍支持「公民提名」,及要求立法會議員否決一個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政改方案。這結果對泛民議員取態有一定壓力,如擺明脫離民意,來年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可以休矣。所以大陸如想make deal,無論幾不忿,都要搞掂民意!

之後的反佔中大龍鳳不屑再講,簽名、跑步、遊行都是企圖平衡反對聲音,令人以為支持和反對政府聲音相若,卻醜態百出。近日,中聯辦主任小明又挖空心思,想出了從「國家安全的角度看香港普選」,雖然香港真普選怎樣危害「國家安全」非正常人可參透,但他們也即管「搏一搏」,可能真有聰明人認同呢!

「乜都試下」
中共表現似乎愈來愈強硬,其實只是他們內心愈來愈虛怯的反應。不論是「集體意志」、「愛國愛港」抑或「國家安全」,所有論述的目的只是令港人「袋住」政府方案,令一個篩選方案得以通過,然後千秋萬世。就像阿信屋,眼見只賣零食、薄利多銷策略快站不住腳,於是「乜都試下」,希望在被百佳「打殘」前找到出路。中共顯然害怕政改不獲通過後特區政府將會面對的管治崩潰,以及一觸即法的佔中和排山倒海的不合作運動,於是又「乜都試下」,希望始終有一個藉口可騙到市民,哄到議員支持篩選。當然又「衰左」。

一不做 二不休
據聞中共將孤注一擲,擬訂一個門檻超高的草案:提委會的提名門檻為過半數、候選人數2至3個、提委會亦保留沿用的4大界別依比例產生、人數也維持在1200人。也難怪,講什麼都沒用,篩多篩少佔中等公民抗命行動也必然發生,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加速一國一制。

現時形勢其實泛民支持者佔上風,筆者不是「大好友」,只是如果底線是維持現狀,就絶對有企硬,「玩鋪勁」的條件。就好似,一個人如果死都唔驚,又有什麼好驚呢?事到如今,泛民議員如不想成為千古罪人,唯一可做的就是否決一個篩選方案,讓習近平承擔未能在港落實普選的責任,譲這成為他政治生命裏的污點。

27AUG2014《童年陰影是怎樣煉成的》

10621087_1475625636029573_1026055254_n
圖文:白影

在知名通識科老師庫斯克的專頁上看到這樣的一句:「個BB最enjoy同有安全感既時刻就俾個阿媽毀了……」令我想起一件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往事……

某年的生日,我們一家人去了石澳泳灘慶祝。當時兒子只有一歲大。當天,兒子第一次接觸幼沙,第一次拍打海水,亦令他又驚又喜,剛開始時一直捉緊我手,才敢去發掘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過了很久,才慢慢敢放手,但一直也不敢走遠。在他熟悉的環境中,即使只是一歲大的他,亦已學懂凌波微步這招武林絕學,而要我疲於奔命呢!

當天發生了一件事,令到我一直也很內疚。兒子由出世至那一天亦習慣在充滿暖水的浴盆中洗澡,但大家也知道,共眾泳灘是沒有浴盆而只有花灑,沒有暖水而只有凍水,我曾考慮過不如回家才替他洗澡,但考慮到我們家遠在新界,所以我下了一個很錯的決定……

那次是兒子第一次用花灑,還要是冷冰冰的凍水,即使我一直把他緊抱入懷,以免花灑的水直接射向他,他還是緊張得大聲痛哭,結果我只好很隨便地快快沖完。但這個經歷卻令到兒子自此對花灑充滿恐懼,即使數年後讀幼稚園,他還是不敢用花灑洗澡。我跟老婆差不多用上了一整年時間,才令到他慢慢接受用花灑,而他最終完全接受到的原因,當中最大的原因是他慣用的幼兒浴盆已容不下他。

所以當幼女出世後,在第一次去泳灘前,我已為她在家用暖水沖花灑作預演,結果她沒有哥哥的慘痛經歷,即使在共眾泳灘需要用花灑沖凍水亦沒不安。小朋友對於突然其來,而跟自己習慣及熟悉的環境及情況有很大落差時,會感到非常惶恐,甚至帶來創傷而變成童年陰影。

早前中國有一個父親,因為老婆離家出走,而向兒子拳打腳踢,甚至抱起兒子想拋向河中,驚動到途人而上前阻止及報警,公安來到,為安全起見,把兒子送院檢測,幸好沒大礙。當公安訓斥那個父親時,他一面不屑,毫無悔意,但身邊的兒子卻乖乖地站著,望著父親,沒有恨意亦不恐懼,只求父親望他一眼。即使在我們眼中是惡父,因為小朋友根本並沒有選擇,他有的,就只有其父,而他需要的愛及照顧,即使面對暴力,他亦只有苦苦地等待他所需要的愛。這就是小朋友,他會全心全意去信任照顧他的人。

回來香港,影片中的小朋友,大多天真可愛,很多亦是很開心地在舒適而溫暖的浴盆中玩水,那個時刻,不止是舒適那麼簡單,而是一個他們認為很有安全感的環境,對於幼童心理的健康發展,安全感是很重要的一環。然而,突然其來的冰水,不止淋在幼兒的身上,更可能烙印在他們的小小心靈,令他們不再信任這個安全的環境。但如上文提到,小朋友是沒得選擇的,他們即使之後不再信任那個浴盆,但當父母把他們放進去時,他們亦只會默默承受記憶中的不安,久而久之,就會留下所謂的「童年陰影」。

陰影,揮之不去,如形隨影,英文有Childhood Scars 一說,傷疤,即使如何療理,當受創太深,就只得永不磨滅的疤痕,而最可悲及危險的是,心理創傷,可以毫不明顯,亦可以因別人眼中的小事。如筆者的兒子,到現在5歲,現在每次開花灑洗澡時,大家也知道剛開水時,還有十幾秒的時間是凍水,他定必很小心地摸清楚,確認了是暖水才敢開始洗澡,那種小心翼翼的舉動,根本跟他平日跳脫的言行大相逕庭。為父者,我很清楚這是當年留下的心理傷疤,我只希望有日他可以完全康復。而筆者自己亦有一句在小學一年級聽的話,即使現在已年過三十,亦一直揮之不去,當時老師可能只是一時之氣的一句無情話,結果對我既人生作了很大的影響。我無意再批評任何家長,因為事情已過,但我言由衷心地希望每位家長在做每一件事時,都考慮清楚究竟會不會對小朋友的身心發展帶來負面影響,即使表面是一件微不足道,或者是戲笑玩耍,很有可能對幼童帶來你意想不到的影響。

(註:相片為小兒幼小的出浴照。看他的笑容就可以知道他當時是多享受,亦感到很安全,何以有人會忍心去破壞小朋友這一刻的小天地。)

25AUG2014 尼克遜教訓 (港鐵殺狗事件)

825
(編按:圖片顯示港鐵職員離開路軌放棄拯救,抱一下狗狗不就解決了嗎?)

尼克遜教訓
特約作者:Dino
影片截圖來源: Arthur Chui
youtu.be/C24DoFHuaUI

以前香港大機構,我講既係鬼佬揸莊既大機構,
甚為看重公共關係同公司形象,而維護方面,
比較保守,但較少出錯,尤其避忌講大話。

尼克遜的教訓,告訴我們,
錯,是一回事,但以謊言掩飾,
傷害更大,為文明所不容。

但近十多年,不論政府和各大機構,
以不同手法,在社會紛爭中經常出現,
聰明的,會了解事件發生,避重就輕發言,
愚蠢的,每每未曾閱讀事件故事就發個聲明,
意圖文過飾非,可是現今科技,
已令人人是記者,很多事已無法掩飾,
但無法掩飾,就更不應把謊言繼續下去,
而是把謊言未發生之前,
將事情坦白交代,化危為機,
才是公關技巧中淋漓盡致的表現。

尼克遜當時不知竊聽科技利害,
他不是敗在一卷鉻質錄音帶,
而是敗在自己說謊和狂妄。
MTR敗在自身的無知,同理心的匱乏,
和慣性語言藝術說謊。

23AUG2014 《就是因為8分鐘…….》

10610788_10152271861976439_8646352346801250905_n

作者:舒寧

一隻迷路唐狗誤闖港鐵路軌最後喪掉生命,慘被直通車輾死,事件軒然大波,不少市民在不同的討論區和群組結集起來,在多日來有不同的抗議行動,而港鐵車務總監金澤培昨午親自向公眾致歉,並應示威者要求向被撞死的唐狗獻花,又承認員工沒接受拯救誤闖路軌動物的培訓。

今日再有市民上載影片,揭示更多真相。影片約長1分47秒,片中可見有乘客想協助未雪從路軌登回月台,卻被港鐵職員阻止,之後就由兩名穿反光衣職員嘗試用各種愚蠢方法「拯求」未雪但總是失敗,放是在不足一分鐘後由另一職員協助下爬回月台,留下積極求生的未雪。而片段足以證實港鐵之前發出的聲明大話連篇,職員並沒有「嘗試抱起狗隻」,狗隻亦無任何掙扎,只在努力嘗試爬上月台,那有何來「有職員受傷」?(相關片段:http://youtu.be/C24DoFHuaUI)

片段亦錄得月台廣播,清楚聽到港鐵月台廣播指有事故,列車服務將延誤四分鐘。聽聞港鐵有規例,事故必須在8分鐘內恢復通車,否則便要啟動通報機制。那就是因為要趕著這8分鐘,要急就章,要避免罰錢,那就可以將一隻小狗的生命置之不理?假如月台職員急於完成任務,但又沒有受過訓練處理相關事件,要快,那又為何不call愛協找援手?

而今天亦有公會因金澤培昨午向公眾致歉一事觸動了神經,紛紛發出聲明,其中九廣鐡路車務員協會發聲明,堅持事件並非鐵路員工處理失當,強烈譴責金澤培不應胡亂向公眾道歉,認為此舉影響鐵路員工的專業形象。另工聯會轄下3個鐵路工會亦發聲明,指前線同事因此事面對某些人士指摘及社會誤解,感到巨大壓力。

試想想,幾個公會要發聲明,所需的時間多少?應付市民連日來的抗議行動,又用了多少時間?而港鐵因為這次事件引起市民不滿,事後要制訂指引、要發聲明,要跟不同團體約見,以及因事件埋下的炸彈,往後要進行的折彈工程,又要費多少時間?只不過當時心存僥倖,以為狗狗會聰明地躲在路軌底下,只要動也不動就會平安事,那就可省下時間,既無需通報又無需罰錢,於是便決定重新開車,這決定(若僥倖的話)可能省了數十分鐘,但後果亦可能是這數十分鐘的N倍。

 

facebook

20AUG2014 《狀似連開「三槍」的恐怖》

文: Daniel Chueng
圖:《蘋果日報》攝影記者:陳奕釗

影片中那位警察頻頻回頭,走來走去,然後空手作狀向記者「開槍」,而且連開「三槍」,顯示並非一時衝動,而是打從心底仇恨傳媒。這個動作非常恐怖,是置人於死地的意思,而他正在參與應付示威的操練,屆時會配上真槍執勤,這種心理質素對市民和傳媒構成極大危險。市民要立刻向警方投訴,警方必需向公眾交待,那位警察需要暫時停職,接受心理檢查。

原片: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681909811898913

10634399_827624807277887_1111126928_n

20AUG2014『反佔中』是真的 『愛香港』是假的 – 817的疑問及失望。。。。。。

10593145_339425256232562_3754461132720266640_n

 特約作者:Celia Lau@『結束一桶專棄』

周生以強勢姿態,在運輸、金融、餐飲等等各行各業,甚至連娛樂場所也不放過之下,短短時間內收集了過百萬簽名,另外,撇開那疑似數百元的義工津貼、專車接送、包場飲茶等等全套服務,817當天亦號召了「25萬人」上街 (希望此數字不會一改再改),本人深感佩服。其實我們不難預視遊行當天分分鐘有如七一上街般參加者塞滿街頭,亦必然地會製造大量廢物。有見及此,『結束一桶專棄』群組成員早於七月已電郵至主辦單位,建議發起人於遊行當天設置回收分類設施,同時指出一些宣傳物品「和平花」、「二十萬張貼紙」所引起的環境及回收問題,希望主辦者放棄使用這些宣傳物品等。

鑑於周生貴人事忙,未能撥冗回覆我們的訴求也是預料中事,但筆者跟拍檔二人亦抱著一絲希望到維園觀察遊行後的情況…

結果,筆者終於深切地感受到何謂「絕望」。

 

『幫港出聲』出發後的維園

筆者和朋友們總算捱過了維園年宵、六四、七一等大型集會的清場殘局,但面對8・17維園的殘局,我和拍檔都只懂發呆,整個清場行動根本無從入手!我們到達維園已是散場後的幾小時,本來只打算去看一看,再到他們獻花和派貼紙終點看看情況再打算下一步行動,但眼下的維園,有如遊行人士剛剛起步的境況,整個球場都是膠樽、口號標語、紙箱、貼紙等等,連本來預約了場地踢波的年青人,也因為此情此景被迫走,實在無辜。

10540783_339425242899230_6602907554085313122_n

平心而論,六四同樣會出現市民坐滿幾個球場的情景,雖然市民確實缺乏分類回收的意識,但他們仍會將垃圾放到垃圾桶周圍,或主辦單位會以垃圾袋打包好,令食環署能在散場後數小時內清走全場垃圾。但眼前的殘局比過去的過份數千百倍,不同種類的物件四散在地,有如搶劫過後的場面。 筆者還未回神的時候,拍檔就在耳側吼叫:「好嬲呀!好嬲呀!」然後開始拉著一個在場內垂手可得的巨大紙皮箱在搏命地拾膠樽,但兩個人四隻手,又能夠執到幾多? 最後,只能不情不願放棄餘下的膠,探索場內還有什麼荒謬絕倫的情況。

 

不被尊重的中國國旗

先入眼的是一堆中國國旗,就是那種大叔阿姨們一拿上手就會自動地對著傳媒鏡頭興奮地揮動小國旗,但這堆大約有數百枝的小國旗卻不知被誰唯棄了在「愛和平」的起點上,連出發的機會都被抺殺。 筆者雖然也很想”結束一X專X” ,但對著國旗還是知道應該要尊重的,所以拍照時也小心地不踩到它們。 倒想知道帶來它們來的人10月1日用不著嗎? 國旗的價很賤嗎?賤到連帶它們坐巴士回社團也不值嗎?又為什麼要用納稅人的錢幫這班「愛國人」將應該珍而重之的國旗送去堆填區呢?

10626450_339425276232560_1764295663882160384_n

沒有被獻上的和平花

再來就是那堆為和平獻花的紙木棉花! 真神奇,為什麼會在起點有一箱又一箱的木棉花? 根據大會安排不是要在終點才獻花嗎? 放了這麼多在起點,終點夠用嗎? 然後那位遇到不能回收的紙膠金就會發神經的拍檔, 把這些花不顧一切插在筆者身上,口中還念念有詞:『獻花獻花獻花喇…』,嚇得我一動不敢動。

如果有心回收這些花一點都不難, 它本身是很輕的紙花,而且還要幾十朵就用一個小包裝箱裝起, 只要統籌單位在活動前聯絡一些機構或學校,如果有興趣就送給他們製作UpCycle手工就成了! 但為什麼有1500個團體出來支持他們的遊行,但都找不到一個收留這批花呢?

10610796_339425169565904_784600943796990344_n

20萬張貼紙破壞香港

我們從今年”七一”得了一個啟示,就是貼紙派發所引起的環境清潔和回收問題。  貼紙這種膠質紙是不可回收的, 只要一不小心在人群中掉在地上,然後大家踩踩踩, 就引起清潔的大麻煩。 “七一”過後我們還在狂想辦法如可制止下一次”七一”可能會爆發的貼紙災, 只是相隔半個月時間就傳出『幫港出聲』將會印製”20萬張貼紙”用作統計用途,想不到第二波的災難是來得如此快!

筆者因為這個原因,直接去信要求『幫港出聲』取消這批貼紙,根據主辦單位所指,這批貼紙是用來統計有多少人參與遊行的;但這個世界這麼多點算人數的方法,以及有多達「25萬」支持他們的人,為何不能在當中召募百多名義工幫忙點算工作,而為需要用到這些極級邪惡的貼紙呢?

筆者發信時才7月中,如果他們稍稍看過我們的”民意”, 稍稍對清潔者存有一點體諒之情,想像到假如一塊貼紙落在街道上揮之不去的情景,請 『幫港出聲』告訴大家,你會繼續做同樣的事來傷害香港環境嗎?

我們即場和清潔的大叔和阿姨交流如何能剷走地上的貼紙, 他們的反應是:『剷唔到架啦!掃垃圾都掃唔切!』 我們隨即表示自己是義工想來幫手剷,工具也準備好了。 筆者預備了小剷子、廢食油及化粧棉, 因為有人教我們如果想整塊貼紙起而不傷地方, 就用油滲透然後等一下就能比較易清理。 但現場的環境是我會想不如把整個球場重新油漆一片蓋著地面就比較可行。 清潔的大叔這時還興致勃勃的走來指給我們看這兒有貼紙那兒有貼紙, 我們盡量地自然地笑著說:『好啊!好啊』,但實情是剷到第十張已經筋疲力盡了。

10599229_339425309565890_5251251599544124317_n

未能說盡的回收物

現場著實還有很多肯定不是垃圾可以重用的物資, 例如:XXX商會的200件全新未開的制服T-shirt,是否團隊的人不肯穿? 但想深一層,為什麼要穿一式一樣的衫遊行?是否怕被人認出所以不要太突出自己好了。  還有那張超大的Banner, Banner 布已經是不能回收了還要那麼大張, 還要只是用一次! 還有。。。。。。。。。。(下刪數千字)

10624562_339434102898344_8396518185595761748_n 10377072_339425219565899_1103935835640235026_n

10570405_339425116232576_4714338558378062635_n 1908401_339425106232577_2353839812543807704_n

最後,筆者想說的是

環保無分左、中、右是我們一貫的立場!

817我們雖然没有像”七一”去設立街站召集100位同路人做現場回收分類,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以派别來界定我們應該幫誰的忙,而是我們希望各界别的主辦單位能自醒,自行組織人員進行分類回收的工作,而且分類回收的行動也不是『結束一桶專棄』的專利!

我們盼望見到是主辦者珍惜香港環境的一颗熱心,唯有主辦者願意正視,以及選擇正確的方法解決香港危急的廢物問題,才不會愚昧地做了損害環境的事。

我們只不過是一群愛香港的普通街坊,因為真心愛香港,才真正的「幫港出聲」!可惜今次的遊行,不單令我們失望,甚至對香港未來的廢物前路感到絕望……

 

更多資訊,請關注『結束一桶專棄』https://www.facebook.com/grebbish

 

facebook

 

19AUG2014 「反佔中」令政府露出了底牌

10487368_953983701295228_3400144358957967957_n

作者: Agnes Tse
圖片: Daniel Cheung

本來對「反佔中」個多月來的大龍鳳的態度都是「冷處理」,一來不想幫其免費宣傳,二來當得悉一些「有學識、有教養」的朋友竟然真心支持這活動*後,內心不安感覺到現在仍揮之不去,委實不大想理會這面照妖鏡。817遊行終於為這個大SHOW劃上句號,現在回看這段期間所發生的事,無論是簽名人數與遊行人數的離奇大差距,還是817遊行後的滿街垃圾的壯觀場面,原來都有值得反思旳地方。

放蛇揭發派錢 大快人心

筆者對昨天「和平普選大遊行」的結果其實頗滿意的。舖天蓋地的宣傳,加上左派各社團,以銀彈攻勢動員全宇宙人類參加,結果雖然南亞人成了福建同鄉、大陸自由行以為參加了來港購物團,最後只落得灣仔軒尼詩道一帶人潮疏落的畫面。看著記者放蛇揭發收錢遊行,心涼是必然,但最興奮的是周融搞這場大龍鳳,竟然揭開政府的底牌,原來建制動員能力不過如此。

資深傳媒人、評論員程翔先生說今次遊行和六七暴動很相似,同樣是有組織、有領導的,亦是繼六七暴動後,各左派基層社團最出力、傾巢而出的一次大規模活動。儘管如此,是次遊行動員能力竟如此不濟,主因是整個「反佔中」運動沒有明確主題、理念含糊,不能得到市民的支持而主動參與。

誠然,現時建制派的論述模糊,目的只為「保皇」,如政府改變立場,他們即時來個180度轉身,也面不紅、耳不赤。他們無能力帶領議題的討論,不能動員群眾也是必然。再看這個所謂「反佔中」運動,雖然大叫「保和平、保普選、反暴力、反佔中」口號,但內容空洞。保普選,保的是什麼普選?支持由中央篩選的選舉也「袋住先」嗎?但電視訪問明明有一個「跑步上中環」的跑手說他不會袋住先呢! 保和平、反暴力全世界的核心價值吧!「和平佔中」說明「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分明是保和平、反暴力啦,為什麼又要反它呢?真令人不明所以。如此模糊的主題、虛無的內容,實在難覓知音,也難怪要大灑金錢才勉強凑夠數。

筆者認為建制派是刻意含糊其辭,偷換概念的。除「愛國」 (其實是愛黨)外,他們從不宣揚任何政治思想、意識形態。他們的支持者也一樣,無論在網絡或真實世界,他們熱衷批評反對聲音,卻不能清楚表達其擁護的思想。當他們拗說不過你的時候,便會人身攻擊,最常見的其中一句是:「你不是中國人,是香港狗。」這類人跟本沒有什麼能推動他們大熱天時上街,除了錢。但簽名、投票、遊行,同樣數百元報酬,前兩者似易賺多了!

各數據顯示人數比71遊行少一半 警方除外

有人說不用理會反佔中簽名和遊行人數,因為發水太嚴重,毫無參考價值。筆者卻從817和71遊行的對比看到一些端倪。周融說遊行人數有19萬,後來更正為25萬人,這比民陣估計71遊行人數少一半有多。另外,無論港大民研的7萬9至8萬8人或學者葉兆輝5萬2至6萬3都比他們在71時的統計少一半。這反映出不同機構、不同計算方法得出的結果都是「反佔中」的遊行人數比71的少一大截。唯一不同的是警方的數字 – 11萬,這比他們推算71遊行的9萬8千多人多出約10%。無論如何,這埋數字遠遠少過反佔中的140萬簽名!

沉默大多數繼續沉默

140萬是作大是一定的。但究竟當有多少是真呢? 和平佔中公投錄得78萬人投票,如以港大或主辦機構的統計數字的比例來看,真心簽名「反佔中」的人可能不足40萬。若以警方的數字的比例來看,真心簽名「反佔中」的人則有78萬X(1+ 10%)=86萬。這其實與2012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的得票相若。亦即是支持建制「真心膠」繼續支持、沉默大多數繼續沉默,「幫港出聲」並無法喚醒他們。

「和平佔中」要做的是…

泛民對這個結果其實可舒一口氣,起碼被打為暴力、犯法的公民抗命和抹黑肥佬黎的捐錢新聞也沒有明顯地將更多人推向建制。聽聞不少「和平佔中」支持者對建制陣營過去一個月的打擊感到鬱悶,以至三子要在本月廿四日舉行「民主登高」日來振奮士氣。今次817遊行醜態百出相信可令其支持者稍為安心。可是除「行山」外,一眾「和平佔中」人士在餘下時間最應做的反而是重整旗鼓,例如重新吸納上屆立法會選舉支持泛民但沒有在佔中公投的廿幾萬人**,原來他們並未「轉軚」,即係仲有希望!

71 vs. 817

p.s. 今次817遊行跟過去71遊行有很多不同之處:a)71遊行的街站是多政黨用來宣揚理念和籌款; 817卻是用來派水。b) 71遊行人士多向支持的政黨捐款; 817遊行人士卻有錢收。c)71遊行不少市民中途加入,因維園等候人數太多,往往要等幾小時,人也脫水才起行;817遊行人士有組織地在維園集合,但起步不久就各自散去(據說很多轉戰sogo)。d)71後街上不會有太多廢物,市民自律之餘也要多得一班自發清理垃圾的義工、團體;817後街上垃圾之多令人歎為觀止。這些迴異和據說今次很多遊行人士是大陸過來又有沒關係呢?!

*反對佔領中環與參加「反佔中」簽名/遊行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2012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投票人數總計 1,018,552

19AUG2014『和平佔中』勢在必行!

10544352_826701000703601_7139935244304644064_n

特約作者:Paul Wong
圖片: Daniel Cheung

昨日香港反佔中鬧劇在維多利亞公園上演,北京與建制派總動員表態兼出席反佔中遊行,可稱是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撐傀儡政府的群眾運動。許多遊行婦孺回應傳 媒時候連『佔中』是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免費坐旅遊巴去銅鑼灣。參加遊行者紛至遝來或事前公然享用免費午餐,或事後收錢離開散去購物或遊覽。把包括深圳各 機構所組織來港遊行人士統統點算入內,實際上由維園出發並有去遊行的也僅僅幾萬人。同時,暴露出是次遊行主辦單位容許各親共團體以威逼利誘方式催谷遊行人數,進一步撕裂社會和煽動仇恨。

然而,此反佔中鬧劇反而催谷『和平佔中』勢在必行!否則,共產黨人在香港將會更加為非作歹了。所以,我贊成香港人通過 “佔領中環”去爭取一個真實的和真正的普選,更會全力支持的。

必須重複指出:“佔中” 或“佔領中環”全稱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行動”,本身絕對無半點暴力成份,面對血腥暴力起家的共產黨人,佔中人士是絕對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而且還自 愿被拘捕與上庭受審,甚至坐牢。一直來,北京與建制派卻刻意把『和平佔中』刪掉“和平”,再生安白造出“暴力”,並且與『佔中』捆挷在一起,才卑鄙呼喊: “反佔中反暴力”。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