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DEC2014【港換無線傳輸身份證 人流監控一目了然?】

10402437_10152723614034735_7726187836510862422_n

港換無線傳輸身份證

人流監控一目了然?

一份刊於立法會網站的文件^1,內容為保安局建議政府斥資14億,於2018年起推行「一次性全港市民換領身份證計劃」。

保安局提出的理據主要圍繞著2003年「全民換證」後,其技術系統至今已經過時,外國已出現類似現有身份證物料的複制技術,擔心投入服務至今只有十一年的系統出現安全問題及存在發生大規模故障的風險。

其中文件第13(d)項顯示,新一代身份證將引入無線傳輸技術。據了解這種技術類似於八達通的RFID技術,資料接收器毋須直接接觸卡片,即可讀取卡片內的資料。

RFID技術看似資料流失風險頗高,因此文件中亦指會考慮加入光學閱讀技術作為「密匙」,通過認證才可讀取卡內的資料。惟此乃「建議中的建議」,能否落實仍是未知之數。

據專家指,如果RFID接收器功率夠強,即使遠距離亦可讀取卡片內的資料,在香港沿用多年的Autotoll電子道路收費系統便是其中一個例子,RFID晶片持有者只需要經過一個指定範圍,其接收器即可讀取晶片內的資料。而現有商用級的RFID讀取裝置^2,其偵測距離高達100公尺,並同時可讀取多個RFID晶片內的資料,而軍用級的讀取裝置則可能達到更高的規格。

換句話說,一旦政府落實加入這種技術的身份證,即有可能實行更高效率的人流監控,如遇上最近旺角的「鳩嗚團」更是不用圍堵、不用逐個抄身份證,只要把接收器拿出來(甚至不用拿出來?)一掃便可獲取在場人士的資料。

另外,有網民留言指出以鋁箔包裹RFID卡,即可阻止接收器讀取卡內資料,更指屆時金屬製卡片套必定大賣。惟維基百科有關RFID的頁面^3指出,RFID有關的缺點隨著技術的發展已得到完全的解決。換句話說,以鋁箔包裹身份證防監控亦未必可行。

^1: 立法會 CB(2)534/14-15(03)號文件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
新一代智能身份證系統 》
http://www.legco.gov.hk/…/…/papers/se20150106cb2-534-3-c.pdf
^2: 商用級RFID接收裝置資料
http://www.rfid-radar.com/howworks.html
^3: 維基百科《無線射頻辨識》
http://zh.wikipedia.org/…/%E5%B0%84%E9%A2%91%E8%AF%86%E5%88…

記者:Rio Kwan

31DEC2014【終審法院法官: 只有當一切可行方法無效才可考慮將父母和兒童分離】

10888558_1051001691593428_55888720750171933_n

【終審法院法官: 只有當一切可行方法無效才可考慮將父母和兒童分離】

一名14歲女童因在12月23日於金鐘「連儂牆」以粉筆畫花被警方以刑事毀壞罪名拘捕。其後警方向少年法庭申請兒童保護令,接管女童,聆訊排期至下月19日審理。即使女童父親向裁判官表明將會全天候照顧女兒,裁定官仍暫判女童需於等候期間入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

惟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廖柏嘉(Lord Neuberger)在2013年一宗英國有關兒童權益的案件判詞中表明法庭的判決應以兒童的利益為最大依歸,故只有當在絕對必要而又沒有其他任何可行辦法的情況下方可考慮將兒童及其父母分離,因為本質上維繫兒童和其父母的關係和親情是對兒童本身來說最大的利益。(註1)

而另一方面香港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締約國之一並於香港基本法第39條將其承認及確立,故香港有憲制責任確保《兒童權利公約》內條文列明的兒童權利是得以落實、推行及保護。條文當中列明兒童在有關照顧或監護糾紛時有機會表達其意見和意願並得以接納,惟在是次兒童保護令的裁決下,裁判官並無聆聽女童對父親到底有否足夠能力照顧她的意見和是否希望由父親照顧的意願便單方面憑警方提供的資料判定女童父親無力照顧女童並判女童入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分隔女童和父親。

自雨傘革命爆發後不斷有言論指出警方多次無視香港重要的法治和法律的核心精神,包括視香港簽署了並於基本法確立的國際公約於無物、違反「比例原則」,使用過份武力對待示威者、濫捕及無理檢控、選擇性執法、不合理地拘捕未成年學生並申請保護令強行分離兒童和父母等等。在是次14歲女學生因以粉筆畫牆被刑事拘捕後,更有不少市民認為「法治已死、司法制度已淪為政治工具、白色恐怖已降臨香港」。

記者: William L.

註1: http://www.bailii.org/uk/cases/UKSC/2013/33.html
原句為: //It seems to me to be inherent in section 1(1) that a care order should be a last resort, because the interests of a child would self-evidently require her relationship with her natural parents to be maintained unless no other course was possible in her interests.//

30DEC2014【回復女兒身 Natalie】

足本訪問,收錄Natalie去年成為整容醫院代言人經過,最後有她的愛情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1n3f8rnpHY

記:小記 N:Natalie

記:Natalie最近開了一個捐款網頁,希望大家幫助她前往泰國變性,成為一個真正的女子。許多媒體訪問你,都用上「變性人」或「跨性別人士」,你曾經在一個訪問否認,定義自已是一個女人。請你簡單告訴大家何謂「變性人」和「跨性別人士」,你是誰 ?

N: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但不幸靈魂的性別跟身體不乎,可能是投錯胎,或者性別錯配。與生俱來的性别,能夠與靈魂的性別一致,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靈魂錯配在另一個身體內,我們才需要透過後天的努力去糾正,甚至用上超過二十年時間,其間受盡其他人的歧視,都是為了做回自己。

我認為「跨性別人士」指靈魂和身體的性別一致的人,由於主觀抗拒,其後跨越了本身的性別。而我們承認與生俱來性別,只是不幸靈魂錯配在一錯誤的身體內,才要透過後天的努力去糾正。

記:你是否希望別人直接稱呼你女子?因為「跨性別人士」有如「變成女人的女人」,但跟「你是女人」不一樣?

N:也對。因為我生下來的不幸,並不代表我不及其他女子,或者不是女子,而是另一個性別。好像有人出生擁有兔唇,後天接受手術康復了,兔唇已經消失了,就不該重提這個缺陷。

記:從覺醒「自我」,逐步還原成為一個女人,你如何跨過擋在面前的障礙? 工作上會遇到什麼困難?

N:自有意識以來,我已覺得自己是女孩子,奈何身體有缺陷,知道將來會險阻重重。幼年我很沮喪,手足無措,唯有做回自已,別人認為我娘娘腔,但我本是女子,長大後我開始大量學習和請教別人,尋找出路。

十八歲後,我一直以長髮打扮,發現即使以男兒身求職,只要留著長頭髪便遭歧視,失去了很多工作機會,路人也會閒言閒語,但仍可覓得一職。

當我完全作為一個女人生活,便走投無路。一般人其實不理會「變性」或「跨性別」,只要看到我用男姓身份證,外觀像假裝女人,他們就認為變態,甚至會危害女人。很多人一開口便問我使用男廁還是女廁?戒慎我男扮女裝入女廁作惡,對我來說,這是嚴重歧視。

現在,只要我拿身份證出來,便注定失業。香港職場一般不能接受,尤其是覺得我是變態或者存心搗亂,全部吃閉門羮。

記:你去年成為整容醫院代言人,接受過什麼手術?

N:整張臉都煥然一新。

記:你說非常清楚自己的本質是女子,通常了解自已是誰的女孩子,較為重視自已樣貌的特徵,獨一無二的身材,不管是美是醜、是肥是瘦,比較不會整容。你所定義的整容,是否有別於一般女子整容?

N:一般女子為了美貌去整容。我們始終受生理結權所限,只要沒有切除性器官,仍會分泌雄激素,在發育時候改變身體,我不想要那些男性特徵,希望通過手術令模樣更接近女性。所謂男性特徵因人而異,幸運的發育完後是中性模樣,需要較少矯正,不幸之極的例子,即手術也無法矯正。男女特徵之別,主要是臉的骨架,大部份人是縮顴骨、磨頜骨,跟一般女子整容無疑,當然原因不同,至於寬肩和胸骨,即無法改變。

即使一般女子,也有不滿容貌,或者女生男相而去整容,背後可能有千百原因。我覺得任何人真心想做,願意承擔後果,也不介意旁人眼光,是沒有問題的。這個意念正是做回自己,而非否認自己,人愛美或追求完美,天經地義,我是欣賞的。

記:香港公立醫院仍有提供變性服務,即使號稱全港唯一變性手術權威袁維昌醫生快將退休,我們詢問過,仍有接班人,公院變性服務沒有中斷,價錢遠低於你在泰國做手術,為何執意去泰國變性,而非在香港?

N:以我所知,袁醫生真的已經退休了,不再診症,你剛才提及的是從前類積的舊症,也沒有聽聞過有接班人。

香港政府的制度和職員帶頭歧視我們,我不相信他們會真心幫助。曾有跨性別人士遭拒絕入境,被男關員脫衣搜身凌辱,後取得難民資格入境。她睡眠有問題,需要服食安眠藥,經同志團體協助入院求醫,其間遭鎖入不明房間內,表示被迫睡在一張充滿尿液的床上。

我曾經因性別遭醫管局針對。兩年前,我意外撞傷頜骨,入廣華醫院急症室求醫,需要留院,但院方以只有男女病房為由,不轉介也不呼喚救護車,要我自行坐的士前往伊利沙伯醫院,再遭拒絕入院。

我另一次前往急症室求醫,他們居然把我捉去鎖入一間房間內。因為醫學上稱我為「性別認同障礙」,屬於精神病的範疇內,但我認為只是時代暫時定義,對我們不公平,過去同性戀曾經被認為是一種精神病,如今明白是正常人,我們也是。但當日醫院以此為由,要拉我去精神病房,如果拒絕就綁我過去。由於我拒絕入住男病房,上了法庭,居然法官也判我入去精神科男病房,但那間醫院是有男女病房的。

公立醫院屢次有醫療失誤事件,近年還考慮引入大陸醫生,這兩方面令我和很多香港人對醫療制度失去信心。

泰國本身有變性(Netalie不願直述)文化,技術先進,有一間大學專門培訓變性醫生和研究變性技術,有如韓國以整容技術聞名。泰國變性醫生擁有專業資格,制度完善,很多外國人可以取得有關醫療保險,遠赴泰國變性。但香港變性人缺乏幫助,保險也不會收保。

那位醫生號稱變性手術權威,因為香港只得他一個變性醫生。好的變性手術,只需做一次,而且是局部麻醉的小手術,但香港的變性手術,幾乎都要重複多次。我有一位朋友,曾經因為在香港接受手術,差點掉了性命,要坐輪椅數月,每天在臉書上叫苦連天。

如果香港法例並非規定必需接受完整手術,才能更換身份證,我可以先找一份工作,自力更生,慢慢儲錢。我真是走投冇路,別無選擇,才出此下策。

希望政府給我們一條生路,如果可以放寬條例,讓人不用接受完整手術,便能更換身份證,很多人會受惠。我們主要服用兩隻藥物,一是雌激素,其次是抑制雄激素的藥物,後者很傷身體,如果有人身體不適,或者財困,可以選擇先動較小的手術,例如切除睾丸,已經可以令身體停止分秘雄激素,去除男性特徵,慢慢工作存錢。

讓我們正正常常,可以工作儲錢,屆時我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子,找不到工作,就是自已的問題。我絕不是大食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採:Daniel Cheung 攝:Rio Kwan

Natalie中英文捐款網頁: https://www.indiegogo.com/projects/natalie-s-lifeline-a-vagina#z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kJuial4nk

24DEC2014 【平安夜 廿二歲男學生血濺現場】

據現場目擊市民表示,約凌晨二時四十五分,一名廿二歲男學生,在西洋菜南街「旺津果汁小食」店前, 疑似與警員發生爭執,警察返追上前拘捕,男學生跑到山東街海龍賓館旁邊,被三名警員制服。目擊者稱警員強按他在地上,疑似用警棍毆打頭部,他血流披面,鮮血濺在地上。

期後男學生被帶上海龍賓館所在唐樓梯間,由數名警員把守門口,禁止市民和記者前往該處,過程長達半小時。期間有市民要求致電救護車, 門口警員拒絕:「阿Sir 做野唔使你教!」最後由市民致電,救護車隨後到場,接走該名學生 。

受傷男學生被送上救護車後,警方圍起地上血跡,派人看守,其後在04:14分用清水洗去。(1)

事後有市民進入唐樓,發現閉路電視鏡頭是朝下的,另有現場市民表示涉嫌打人警員編號為PC6310。(2)

本媒記者向歐陽英傑醫生詢問,昨警方移動傷者會否加重其傷勢,他表示「非急救專業人士,應盡量避免立刻移傷者,因為有些傷害可能會因此惡化。」。

另外,平安夜凌晨亦有市民在旺角街上突然暈倒,有熱心市民在傷者等候救護車途中以背包墊高傷者頭部,惟歐陽英傑醫生表示正確做法並非墊高頭部,「對於昏迷人士,可採用復原臥式,避免嘔吐物倒流入氣管並應升起腳部,讓更多血回流入腦」。

今年平安夜的晚上並不平安,警方於旺角及銅鑼灣多次舉黃旗,稱市民正在進行非法集結及遊街並多次作出呼籲、警告及驅散行動,甚至有人被捕。而有市民亦不滿警權過大,只是站在行人路上聊天亦「要拉要鎖」。

SocREC記者錄得警方在平安夜曾於以下地點舉旗及/或警告市民非法集結及/或遊行 –

銅鑼灣波斯富街、
銅鑼灣希慎廣場對出行人路、
旺角西洋菜街、
旺角亞皆老街、
旺角豉油街、
旺角先達對出行人路、
旺角山東街、
旺角彌敦道。

首名目擊市民:http://goo.gl/oMgjO6
次名目擊市民:http://goo.gl/64X44k
現場市民提供影片:http://goo.gl/mqkAje
另一現場市民影片:http://goo.gl/JteOmz
(1):http://goo.gl/9XA7hD
(2):http://goo.gl/GUUyCL

採:Ching, Daniel W., Daniel C., Wave, Peter Lau,Rio, Tim, Kevin, Matthew, Andrew C.

編:William L., Jeffrey (白影), Daniel C.10668942_1045219628838301_920076088993285575_o

19DEC2014【唐狗沉冤未雪 中港列車不受管?】

10687375_1040340855992845_7682051510363570946_o

【唐狗沉冤未雪 中港列車不受管?】

今年8月港鐵東鐵線發生列車將誤闖路軌唐狗車輾斃的事件,其後網上數萬人聯署,嚴厲批評港鐵並引發有多次集會示威,他們要求港鐵徹查及交代事件。港鐵於是成立專責小組,並於4個月後完成調查報告。當日發起集會的保護動物人士(下稱「保動」),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NPV)主席Mark及本土保障動物團的Max接受本台訪問,就未雪事件及港鐵報告分享他們的意見。

Mark表示未雪事件是動保的人必會知道,甚至因有大量傳媒報導下令很多市民亦得悉此事。他形容事件是港鐵活生生輾斃一頭誤闖路軌的狗隻,即使當時知道有狗隻在路軌上,亦稱安全而啟動列車而最終令牠被一輛中港列車輾斃。當時引起的社會迴響十分巨大,而當中並不是單單因為愛護動物的人士數量多,而是一般市民亦會質疑,為何於有時間及辦法之下亦無視一條生命,而強行開通列車。

其後Max憶述保動於九龍灣港鐵總部外的示威活動。當中參與人士不止是特別鐘愛貓狗的人士,過千名參與人士中為數不少亦是因為意識到港鐵的管理上出現的問題及缺失,問題並不是單單一條狗的生命。他指出輾斃未雪的是中港列車,此點值得大家關注。由發現未雪開始,曾有三班本港列車以手動模式慢速行駛,其後有司機清楚指出未雪當時仍然在生。然而,當有輪中港列車駛過時而最終輾斃未雪時,究竟有否跟從慢速行駛的指示,甚至港鐵是否有權要求中港列車聽從其指示,報告撮要中並未清楚交代。

當小記綜合他們意見「即是港鐵仍作了對應去保障未雪安全,但對於中港列車則無能力要求聽從指示而令未雪慘死」,問他們這樣的陳述是否合理。Mark表示,這正正是他們保動人士很想港鐵交代,但於報告撮要竟然隻字未提。而Max指出,可能完整報告中有,但現在撮要中未有提及。但Mark指撮要本應是整份報告的精要,如此重要的資料如果在完整報告中有提及,於合理情況下定必放於撮要之中。

Max於是指出按他們早前的討論及撮要報告中的資料,可以合理推論出中港列車即使於香港段中亦不受港鐵管制,而Mark清楚指出這亦點正是非愛護動物人士需要留意的重點,他舉例如有一天有人跌進路軌,是有機會被中方列車輾斃。Mark重申,就中港列車於香港境內的管制權限,是港鐵有必要回答的問題。

Mark其後提出未雪事件是社會核心價值的問題,指香港應跟國際的其他文明社會接軌,尊重生命及愛護動物而不只是單單以計較停駛帶來的時間延遲。對於某些人來說半小時去救一條生活是值得,但亦會有人指「有無攪錯,只不過是畜生」,這是價值觀的問題。他再以79日的佔領行動為例,指出究竟一條馬路重要,還是爭取民主緊要?

記者:Jeffrey (白影)

足本訪問有更多內容,當中包括Mark回應記者提問「假使當日誤闖路軌的未雪並非是隻狗,而是一隻雞或青蛙……」:

 

注:

為了回應港鐵於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發表的「狗隻進入東鐵綫路軌範圍事件調查報告」,一眾動物保護組織及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於2014年12月19日中午1時正,於九龍灣港鐵總部舉行記者招待會。會上將指出港鐵報告的不足之處,並由18區動保專員報告東鐵沿線的多處漏洞。

18DEC2014【吳文遠赴英出席聽證會 聲明爭議應上國際法院】

10407563_1040274119332852_8709895710841249910_n

【吳文遠赴英出席聽證會 聲明爭議應上國際法院】

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今天在香港時間晚上七時零五分於英國下議院就中英聯合聲明(簡稱「聲明」)召開的聽證會上作證。他表示英國政府作為「聲明」的簽署國,有責任確保「聲明」在港如實執行,但英方在過去17年卻在簽處國角色上一直做得不足。

他建議英國國會應通過議決,重申英方在「聲明」上的責任,確保香港落實真普選。他認為英方應成立專案組積極地監察香港民主進程;甚至將這事提升至外交層面,例如在八大工業國組織(G8)峰會上討論。

另外吳認為中國政府提出「聲明」已失效是罔顧了國際法,英方應與中方展開高級別官方對話去討論這事項。吳表示中方一直利用經濟影響力令外國不得干預香港事務,但英方作為「聲明」簽處國絕不能因此屈服,英方要清楚在經際貿易上,中方需要國際社會支持的程度絕不比國際社會需要她少。

他表示如果中英雙方在「聲明」上有爭議,應交上國際法院處理,反正中方主張依法治國,亦是聯合國成員,沒理由不尊重國際法。吳相信將香港問題放上外交層面能有效推動港民主進程。

會後他於個人社交平台中回應譚志源的言論,認為那是香港和北京政府完全重新解釋中英聯合聲明同國際法的基本定義和邏輯。其後他例出於聽證會的建議:

一)英國國會應通過議決,重申英國在履行中英聲明的法律責任,確保香港達至真普選
二)成立工作小組積極地監察香港民主發展,不要重蹈過去十多年來的被動方式
三)與中國政府展開高層對話,釐清中英雙方在中英聯合聲明中的角色和責任
四)與其他G8成員合作,在外交層面上給中國壓力。在經濟貿易上,中國同樣需要外貿,不只是中國單方面有優勢
五)如中英雙方對中英聯合聲明有着不同的定義,那就把紛爭交給國際法院處理。反正中國一直主張自己是依法治國,又是聯合國成員,沒理由不尊重國際法的地位

採:Nicolas Lo
編:Jeffrey (白影)

圖為 Parliament TV截圖

英官方網站聽證會錄影片段連結
http://www.parliamentlive.tv/Main/Player.aspx?meetingId=16839

18DEC2014【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10360341_1039699592723638_5594463871419167342_n

【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熟識中國及香港政治、經濟及政策事務的南華早報前總編 Jonathan Fenby, CBE,早前以證人身份出席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召開聽證會,就香港回歸後中國政府對港管治、一國兩制的落實、香港現況對於中英關係的影響、香港的新聞自由、近日的佔領行動等作證。

就現時的香港情況,他表示回歸時香港人是接受一國兩制,而且經濟上越來越多關聯,而香港樓市市場已被內地買家壟斷。他講述一路以來,在北京政府角度,永遠都是一國行先,兩制隨後。香港雖有高度自治,但香港香港仍然是一國的一部分。

由2014年起,中央收緊對港的管治,香港身份被淡化,一國兩制漸被否定。他舉例英國下議院議員被拒絕入境,即使法律上香港政府擁有限制出入境權利,但此事明顯是一國壓制兩制的好例子,他個人認為很難評此事會否損害港英關係。而白皮書(編按:指由中國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為中國政府強勢領導(Powerful leading State)加強對香港內部的管治權力。

被問及香港現況會否影響中英貿易關係,他認為這是可以管理好的 (Can be managed),並指出中英貿易關係中香港並非唯一的因素。他認為中國政治會注重自身利益,對外商業關係永遠為先。他亦認為現時英國政府不敢對香港現況多作干涉,原因是怕影響中國對英國的投資。

回應在任南華早報時(編按:1995年至2000年)的新聞自由有否被干預時,他指出當時的壓力不是從北京或親北京組織直接而來,而是由在大陸有投資的傳媒老闆而來,屬於內部壓力。他補充說,於回歸後直到他離任前亦沒有過度審查,並認為那時香港法治是最為重要,是香港制度的基石。而現時香港的新聞自由,他指壓力不斷提升,如一篇新聞要轉換數次圖片才可發佈,但他認為現時傳媒已經取得一個很好平衡。但於聽證會上,提及的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所發出有關香港自由的報告,指出香港新聞自由被嚴重壓抑,行政長官對新聞自由的審查及香港傳媒自我審查。

就近日香港爆發的佔領行動,他認為是本地程度(Local level),但表示不太清楚。他認為英國政府應該面對現實跟中國去解決香港問題。(U.K. government should face reality of China to deal with Hong Kong)。他指出現時英國政府若支持香港市民所做的,支持民主的人士將感到欣慰,會強化整個佔領不合作行動,但同時中國政府會再次說行動勾結外國勢力。他認為北京政府視佔領行動是香港人在挑戰「一國」,由於中國是運行國家資本主義(State-capitalism),如行政長官是由普選產生,競爭增多下不論由誰當選,亦將有太多不穩定因素。

而對英國可以對香港作出的影響,他認為可能會比想像的弱(Maybe weaker as preferred),而香港一方面受到從北京而來的壓力,另一方面香港民主派正進行新舊交替,如李柱銘到黃之鋒。然而,他指出香港對追求民主的訴求是很強烈的,他認為若不合作運動繼續下去,只會有兩個可能:

北京政府不予理會,堅持白皮書和831決定,提名委員會仍在,組成不會改變;或

北京政府會肯在政策上作出小許讓步。

採:SocRec駐英國記者Kevin Li
編:Jeffrey (白影)

圖為 Parliament TV截圖

The UK’s relations with Hong Kong: 30 years after the Joint Declaration
聽證會官方足本片段:
http://www.parliamentlive.tv/Main/Player.aspx?meetingId=16820

聽證會英文字幕版本(inthecouncil提供):
http://youtu.be/bkd1wjfaVG4

17DEC2014 阿龍及醫護人員專訪

10712678_1039378742755723_4523421945148841482_o

專訪一:在廣華醫院留醫一個多月的阿龍

專訪二:在職醫護人員

專訪一:在廣華醫院留醫一個多月的阿龍

在10月份聲稱被警察毆打至右腳失去知覺而需要長期住院的林勝塘(阿龍)接受SocREC訪問。當記者問及阿龍現時病情時,他指出在住院期間只見過主診醫生3次並指控主診醫生於整個住院期間並沒有提供適當治療及拖延其病情。他說只有當教會牧師與主診醫生對話後才獲醫生安排物理治療。

阿龍亦指控醫生、護士及物理治療師皆稱他是故意不肯走路而非右腳無力不能走動。他說醫護人員幫他做過抽血、X光掃瞄及磁力共振掃瞄檢查而當記者問及醫生檢查後得出的診斷為何時,他說醫生並沒有解釋檢查報告,只說他可以出院。當記者進一步問及出院後有什麼跟進治療或覆診時,阿龍只講述他出院之前一晚向醫生請假和母親吃晚飯一事,並沒有回答記者有關出院後醫療安排及覆診的提問。

他表示當晚醫生沒有直接回答有關請假吃晚飯的請求並說他翌日於早上11時回到病房時醫院保安告訴他已不再是病房的病人。他說經了解後得知病房護士曾經致電尋找他而他當時因為電話沒有接收到而未能接聽,當回到病房後他發現在病房內的電話已經損壞,醫院職員更把他的私人物品放置一個房內交還給他。記者問他是否得知是誰弄壞他的電話時,他說不清楚但只知道電話是在病房內弄壞的。

記者問及阿龍為何堅持不肯出院時,他說因為他沒有獲得適當治療,右腳無力而且背部有嚴重痛楚,令起居飲食均有困難,故拒絕出院。

記者在訪問後詢問阿龍有沒有出院紙、醫生的醫療報告或覆診單可以給記者作報導時均未能出示。

以上報導均只屬阿龍在訪問中講述的內容節錄,有關訪問的全部細節,請前往以下地方收看整個專訪。訪問日期為2014年12月13日。

Link:
Part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aDB4OFXEI
Part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RRpySAQqc

專訪二:在職醫護人員
SocREC亦同日晚上訪問了一名不願意上鏡的現役醫護人員,查詢有關病房運作及病人住院日常的安排,以下為訪問內容。

Q: 病人在什麼情況下會住院?
A: 一般來說病人到急診室求診後,急診室醫生會判斷病人有否留院的必要。如果醫生判斷需要留院的話便會安排留院。而門診病人亦可能在覆診時根據醫生的專業判斷及病情而安排留院。

Q: 病人什麼時候可以在病房見醫生?
A: 留院病人在病房內會有一名專科醫生及護士負責診治(主診醫生),而該名主診醫生會每日於巡房時間巡視病人,通常會詢問病人的狀況、感覺、病情有否好轉,繼而作出診斷或跟進並制定治療方案及後繼的醫學檢查(如有需要)。

Q: 病人只有一名主診醫生跟進嗎?
A: 當病人的主診醫生認為病人或患有其他專科的疾病時而在住院期間需要對該疾病作診斷及/或治療時,主診醫生會安排其他的專科醫生到病房為病人診斷及檢查,期後可能會再進行進一步的醫學檢查和治療(如有需要)。
另外,病房通常每星期會有一次的大巡房(grant round),由負責病房內病人的主診醫生向高級醫生及/或顧問醫生及/或部門的主管醫生匯報該名病人的個案。故對於住院期較長的病人,一般來說會有多名醫生同時知悉該病人的病情,狀況及進展。

Q: 病人如不滿醫生的治療,可以拒絕或要求其他治療嗎?
A: 即使醫生因應其專業診斷去安排其他專科醫生替病人作診斷、檢查或安排治療,病人仍有權拒絕接受任何醫生的建議或安排的檢查或治療。唯醫生安排治療時必須根據其專業診斷方可,故如果病人拒絕讓醫生檢查的話,醫生未必可以安排相應的治療。

Q: 病房會幫病人看守其貴重的私人物品嗎?
A: 一般來說,如病人有隨身物品的話,醫院職員會讓病人可以將其貴重物品放置在病床旁的儲物櫃裡。一般情況下,醫護人員絕不會移動病人的私人財物。

Q: 如果病人失蹤的話,醫院有既定程序處理嗎?
A: 有關失蹤病人的處理方法,如病房職員發現有病人失蹤的話,會按程序通知主診醫生和醫院保安去尋找該失蹤病人。如果病人有精神病或自殺傾向的話,則會報警要求協助。在12小時內未能尋回病人的話將會把該住院病人的個案結案並重新開放病床。

記者問該醫護人員到底醫院有沒有可能不按以上的既定程序辦事,該醫護回應說在病房有數以十計的病人、醫生、護士、病房助理、病房經理,如果不按程序辦事的話沒有可能會沒任何醫護人員知道,亦不會有醫護人員接受有其他醫護人員不按程序辦事。即使全部醫護人員合謀,病房內的其他病人都會知道,沒辦法瞞天過海,故沒可能可以出現不按既定程序的事件出現。

聯合報導:William Lai, Jason Leung

16DEC2014【一度被遺忘的國度 留守最後的浸大生】

10846066_1038877912805806_6431787244775994839_n

銅鑼灣的佔領行動,經歷79天,最終於昨天劃上休止符,相關路段已全面通車,香港人回復塞車如昔的正常生活。上周日,一度被大眾冷落及遺忘的銅鑼灣佔領區變得萬人空巷,整個佔領區亦變得水洩不通。在一眾在此一遊以作紀念的人海中,於物資站外,看到一位熟識的面孔 - 浸大生Sunny。

由佔領行動開始,Sunny一直都選擇留在銅鑼灣佔領區,而對於清場在即,他也選擇了留下來,亦有被捕的心理準備與。他認為這樣才貫徹自己對於公民抗命的行動,有始有終,將會堅守到最後一刻。

剛升上大學的Sunny,由03年7月1日的遊行開始接觸社會運動和政治,他亦慢慢參與其中,為香港的未來略盡綿力。他認為是次的佔領行動是因為過往的遊行開始變得不湊效,而政府亦變得無恥之下,逼使群眾使用更大型的行動去表達訴求。

被問到會否擔心因被捕而影響日後的事業,Sunny 認為他堅信這一舉是捍衛香港的行為,並指出當香港淪陷,他日立身其中,所謂的夢想和事業也無可能實現。在七十多天的佔領行動,Sunny坦然曾經出現動搖的情況,但反指正因為有反覆的動搖和不停的反思,人才能擇善固執的信念,繼續走下去。

見到佔領區的物資站開始徹離,被問到物資將會安置何處,他指出早前已經作出統籌,將多餘的物資捐贈予民間團體,亦開始有團體主動與他們接觸。訪問期間,Sunny笑言估計不到這裡會是最後的防線,更稱這裏為「被遺忘的國度」。他認為銅鑼灣佔領區的特色,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雖則人數比較少,但整個佔領區的運作很有系統性。

被問到佔領結束後將會如何繼續抗爭,Sunny認為「鳩嗚」團是暫時來說較佳的方法,他亦補充當大家回復狀態後,第二輪政改諮詢將會是東山再起的最佳時機。Sunny最後用了八字去總括整場佔領行動:「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採:Andrew C.
編:Jeffrey (白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