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JAN2015【警察近在咫尺,暴徒拳如雨下!】

10947364_1069058373121093_5917489483392374224_o

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十時許,聚集於西洋菜南街百老匯戲院門外大部份為中年人的疑似「藍絲帶」人士, 開始經西洋菜南街往太子方向散去,撐黃傘人士一直尾隨。到達快富街一帶時,藍絲帶支持者(下稱「藍絲」)突然「發難」而衝出馬路,唯當時在場警察只作友善勸喻他們保持冷靜及返回行人路。他們並沒有聽從勸喻,反而把行動升級去挑釁尾隨的撐黃傘人士,並在旺角道天橋底附近對罵。警察舉起警棍驅趕群眾離開,並隔開雙方對陣人士。

及後,一名年輕女子和同伴尾隨疑似「藍絲」至金魚街上旺角道天橋一帶,並沿途指罵。其中一名疑似「藍絲」衝向暴力毆打該名女子,現場目擊人士稱該名女子被打至嘔吐。及後受傷女子坐在天橋一角,由救護車送往廣華醫院治理。據現場人士及記者所見,當時警方只封鎖天橋外圍,驅散有意上天橋的人士,而最終疑似藍絲帶的中年襲擊者則逃去無蹤。

受襲女子其後聯絡SocREC,表示當時不只兩名「藍絲」襲擊她,而其中一名襲擊者更捉起她身體,將半個人伸出天橋外,作狀要掉她出橋外,並維持了兩三秒後再把她摔她回天橋地上而繼續襲擊她的頭、身與腳。受襲後頭部腫脹及腳部有嚴重瘀傷。

差不多同一時間,旺角道橋下通菜街有「藍絲」突然揮拳攻擊一名灰衣學生,學前「四眼哥哥」鄭錦滿上前意圖保護該名學生,被三名中年男士沿通菜街太子方向追打,身中多重拳,眼鏡飛脫。有追打者更以粗口要求記者不要拍攝,隨後警方到場分隔兩批對立民眾,並一直跟貼「藍絲」行走,不准其他途人與記者靠近,及後離開現場。

根據香港法例232章《警隊條例》第50條《涉嫌人士的逮捕、扣留與保釋以及涉嫌財產的檢取》,警務人員可合法地拘捕任何他合理地相信會被控以任何由法律訂定判處的罪行,或拘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以下罪行的人。(註)

而昨晚的毆打案,明顯受到香港法例規管,如香港法例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的39條《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及40條《普通襲擊》,甚至俗稱「公眾場所行為不檢」的245章第17B條《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等。而根據《警察通例》21章02 《帶被捕疑犯往見值日官》,「倘有人因涉嫌與任何刑事案件有關而被捕,不論警方是否在接獲投訴時或之後將他拘捕,均須將疑犯帶返被捕地區,往見警署報案室的主管(即值日官)或獲警務處處長授權的其他人員,並將其個人資料輸入通用資訊系統內。」而不存可以即時放人的條件。透過記者所拍片段當時疑似「藍絲」是非法襲擊尾隨撐黃傘的人士,明顯違反香港法例,唯警察並沒有對該人士作出拘捕或帶返警署調查。言即,在場警員即使有市民指證有人打人,甚至他們當時近在咫尺而很可能親自目睹,亦認為未能合理地懷疑有人犯法,故此並無任何相應的拘捕行動。

從雨傘運動爆發以來,一直不停有警方刻意縱容「藍絲」之情況出現。例如慣常的旺角「鳩嗚」團百老匯戲院外的「藍絲」挑釁對面撐黃傘人士過激時則有警方護送離開;警察佩戴藍絲帶就被說是有「言論自由」,佩戴黃絲帶時則說有違警務人員「必須保持政治中立」原則;武力對待被指是行為過激的市民,而「藍絲」有違法行為時則派員護送;「藍絲」聚集叫囂時警方派員保護,但撐黃傘聚集時則舉旗宣告「進行非法集結」等等,毫不公平及毫不持平的例子數不勝數。

根據香港警察官方網頁所講,其價值觀為「防止及偵破罪案」、「維持市民對警隊的信心」等。唯近幾個月來不停有關雨傘運動的暴力襲擊時間,警察的取態做法尚未能達到以上這兩個目的。希望日後香港警方能公正嚴明地維持社會治安,持平根據法例工作,維護香港市民生命財產安全。

本台拍攝學前「四眼哥哥」鄭錦滿被追打片段:
20150122 2247 疑似藍絲帶毆打途人
http://youtu.be/1wSJsparVHA

昨晚旺角一帶的片段:
20150122 2216 藍絲帶西洋菜街叫陣
http://youtu.be/Oh7donHwgqw

20150122 2222 警方與中年男討論
http://youtu.be/coTpqDuTui0

20150122 2238 疑似藍絲帶挑釁群眾到深水步
http://youtu.be/dKvaGLJApHE

20150122 2239 警方分隔群眾
http://youtu.be/PjBXpyKU33w

20150122 2242 疑似藍絲帶衝出馬路叫罵
http://youtu.be/Z1HW-6Mdf90

20150122 2245 藍絲帶及黃絲帶橋上橋下對罵
http://youtu.be/xxoTdYYUogE

20150122 2248 警察隔開藍絲黃絲
http://youtu.be/g3RdNHpXs8I

20150122 2251 疑似藍絲帶與民眾衝突
http://youtu.be/NC86v65-HgA

攝:Wave
文:Kevin Li, Kenneth, Wave, Jeffrey (白影)
#20150123socrec

註:
香港法例232章《警隊條例》第50條《涉嫌人士的逮捕、扣留與保釋以及涉嫌財產的檢取》
(1) 警務人員拘捕任何他合理地相信會被控以下罪行的人,或拘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以下罪行的人,乃屬合法─
(a) 任何由法律訂定判處的罪行,或有人(就該罪行首次定罪時)可被判處監禁的罪行;或
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ind.nsf/curallchindoc/A79D1B402AE14EB08825648C0004F4F6?OpenDocument

14JAN2015【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同志權益(法律及制度編)

10917135_1063782090315388_9156379265169511636_n –

SocREC這天訪問了大專同志行動(註1)政策倡議秘書楊嘉瑋先生(註2)有關香港現時同志權益的發展狀況。

楊認為現時同志在社會普遍遇到的困難是香港在保護同志權益的發展,包括法例及制度的改革都過慢及停滯不前。對上一次有實質的權益進步已是1991年的「同志戀非刑事化法案」,保障同志不會因相愛而被刑事拘捕及控告以及2007年將同志納入家暴法保障的範圍。惟何秀蘭議員在立法會動議的「反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在立法會分組點票時遭功能組別反對下而未能通過,保障同志權益的發展停滯不前

平機會主席周一嶽於2014年宣佈一項由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中心負責的「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可能性研究」,將會透過問卷、論壇去咨詢市民意見以及檢討現行反歧視法例的問題,報告預計將於2015年發怖。楊表示平機會雖然在法律上沒有司法權限要求政府作出任何行動,只可以透過報告提供意見及建議,但對於終於有公共機構肯做一些關於同志權益的大型研究感到鼓舞。

楊表示很多人不知道原來香港在憲制上是有責任去保障同志不被歧視。香港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ICCPR)的締約國之一,而在香港基本法第39條亦有列明公約於香港持續有效,即代表著ICCPR在香港憲制上得以確立,香港政府有義務確保當中列明的權利是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ICCPR列明了締約國的法律應禁止公民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other status)而受到歧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每年都會對香港發出一份報告去監察香港保障人權的情況,當中多次列明同性戀是被視為其他身份(other status)之一並要求香港政府在人權法中立法保障同志在社會上不受歧視。遺憾的是因為聯合國於香港並沒有任何司法權限,故香港政府並沒有因應聯合國的建議作出任何行動。

在推動同志平權的立法過程中一直引起社會很大迴響,有市民認為法例及人權保障應與時並進,保障同志權益,但亦有市民擔心反性傾向歧視條例或會侵害他們的宗教信仰或個人道德價值觀。對於反傾向歧視條例的草案,楊解釋法例其實只是保障同志在公共空間的權益,並不包括私人空間所發生的事情。例如個人宗教信仰、父母怎樣灌輸道德觀念給子女、宗教人員播道等等屬私人性質得均獲豁免。至於什麼是定義為公共空間,楊表示工作場所、日常活動,例如娛樂、飲食等等均不能因當事人是同志而拒絕聘用或向其提供服務或對其有差別對待,否則便會因歧視性傾向而抵觸法例。

此外,楊亦指出因為現時保障同志權益的法例相當缺乏,令到有一些情況下因為是同性戀,即使真心相愛的人也無法行使異性戀才可享有的一些基本人權。例如同志有意外需要做緊急手術而需要家人簽名時,另一半因不被承認而無法簽紙,而這種情況往往當事人都因為同志的身份而與家人決裂,令到另一半即使心急如刀割亦無可奈何的無助地等待,等待那決裂了的家人的來臨。一些異性戀者覺得非常平凡的權益,例如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繼承另一半的遺產、合用伴侶免稅額等等亦均因同性戀不被承認而無法享有。

社會對於同志平權有很多不同聲音,楊盼望社會向界可更多關注現時同志面對的難關以及社會不公平的狀況,多點思考及討論,不應連咨詢都拒絕。楊亦寄語大家愛自己所愛、走自己的路、活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人生。

人,本應生來平等,為何異性戀比同性戀更公平、為何同性戀往往是次一等的存在、為何在這麼發達的社會裡同志要把自己藏於衣櫃中,不敢走出來呢?而每個人得到應有得尊重及保障,這應是文明社會中的必然,又為何在被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那麼困難?

記者: William L. Dken.L

註:
1. 大專同志行動是一個於2014年年初成立的跨院校組織,成員同性戀者及異性戀者均有。組織致力於各院校及社會推動同志權益,包括同志遊行、論壇、倡議行動等等,希望令社會關注同志現時面對的困難和處境。

2. 楊嘉瑋是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

3. 【 愛•無界限。性•別歧視 】 是SocREC一項深入探討香港LGBT權益的專輯,下一編為同志權益(宗教及道德編)

4. 詳情請到以下網址觀看訪問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6NGP-HJyXs

08JAN2015【採訪記錄珍貴 懇請自我保護】

10903807_1059682714058659_3738691523495727927_o

SocREC 自投入新聞傳播服務以來,致力將社會發生的事情以持平的方式報道。透過相片、影片及文字,快速地將真實一面呈現給廣大關心香港的讀者。

自雨傘革命開始,我們很慶幸得到大家的信任和肯定,從而訂閱量激增,亦鞭策我們面對採訪時,更緊遵持平及公正的態度處事。

惟一路走來,要求刪除圖片及影片的要求屢見不鮮。原因多為相關相片或影片對當事人帶來負面影響或憂慮,例如因影響到家庭或事業、相片的角度影得不好看,有留言取笑個別當事人等等。

我們理解個別當事人對於自己的樣貌在報道中出現而產生的憂慮,但由於社會運動多在公共空間進行,我們採訪現場情況時實在無可避免地會拍攝到參與者的樣貌。故此,我們衷心希望各位讀者在往後可能出現的社會運動裡,若然無法承受被拍攝樣貌的話,請使用一切可行的保護措施,包括戴上帽、口罩、眼罩或圍巾等等以保障自身的私隱。

我們明白每位參與社會運動的市民,可以承受的代價不盡相同,但我們希望讀者可以諒解SocREC作為新媒體的一員,有義務去竭盡所能去以最快的速度進行採訪及報道。

寄望讀者在參與運動的同時亦考慮自身的安危,懇請做足自我保護的措施,好讓我們可以全心全意地盡我們傳媒的責任,將真實畫面快速無誤地傳送到每一位讀者。我們相信,大眾知情權是監察社會的基石,SocREC 仝人將堅守這承諾繼續為大家服務。

05JAN2015【周澄旁聽國會 盼佔領能於社區開花深入各階層】

10848782_933722356638942_668916860433842822_o

自由撰稿人周澄於12月18日(星期四)在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旁聽有關中國有否在港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聽證會。聽證會後,她接受本報訪問:

訪問片段:http://youtu.be/sa1x9cDu3Y4

問:為何今天會旁聽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

答:周表示自己剛好有空餘時間,來旁聽理解英國議員看法順道支持一下。

問:對中英聯合聲明現時在港實行有何看法

答:周認為現在越來越荒謬的地步,如譚志源局長之前說聲明以失效、不是中英兩方聲明、只是中方單方面聲明等說法能證明。又講到「五十年不變」與聯合聲明是沒有關係等荒謬說法。根本是把現時唯一一樣香港市民能使用作法律根據的文件現在也置之不顧不禁令社會擔心接下來幾個月於立法會,政府提交政改新方案時民意會如何反彈,甚至是很多人會不理那方案。

問:金鐘及銅鑼灣佔領區已被清場,妳認為運動如何能延續下去?

答:周認為很多東西還未完結,重申她不敢代表任何人發言。她自己觀察佔領了七十多天後,很多參與佔領的市民,特別是學生,會感到疲態。以及警方使用暴力打壓,清場拘捕,市民正在承受很大壓力,並認為撤退讓所有與佔領有關的參與者休息,思索下一步計劃是很重要。接下來幾個月,周估計也會有大型的社會運動發生,除此之外社會分化始終存在,怎樣可以爭取更多溫和民主派支持者支持,她覺得這要要靠深入社區,例如社區、學校層面等連接反而更重要。周也擔心社會於後佔領時期對政治有關新聞感到厭倦,令運動只剩下一群「死忠」前線參與者,這會對爭取民主很不利。

SocREC特派英國記者:Kevin Li
SocREC駐英特約記者:Kelvin S.

早前相關報導:

【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699592723638/?type=1&theater

【香港學生赴英作證 促英宣中違聯合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733599386904/

05JAN2015【吳文遠赴英作證 促英將聯合聲明分歧交上國際法庭】

10896283_933174860027025_6179470166101331359_o

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於12月18日(星期四)在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獲邀出席有關中國有否在港履行中英聯合聲明的聽證會,並於會上作證。聽證會後,他接受本報訪問:

訪問片段:http://youtu.be/7DYgT6eaVB8

問:今次來英國有何目的?

答:本次來英國主要是公幹,以及出席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委員會邀請了吳就香港雨傘運動及民主發展作證。

問:對於剛才在席上議員向你們的提問,你們可否總結一下,你們剛才表示了什麼和講述了香港那些情況?

答:剛剛會上委員問了很多問題,他們問及吳對英國政府過往推動香港民主發展的角色。吳回答他對此感到十分不滿。委員也問及未來英國政府能對香港做什麼,雨傘運動支持度為什麼會升跌,學生訴求是什麼。吳認為委員問得頗為仔細,他覺得本次作證是解釋香港市民現在訴求是要「真普選,公民提名」,並認為在英國政府立場應強硬反映「中英聯合聲明」不是如譚志源局長所說的單方面聲明。吳亦要求英國政府如他們對聲明的解釋演繹與中方是如此南轅北轍的時候,中英同樣是聯合國成員,倒不如將此事提交上國際法庭處理,中國政府經常強調「依法治國」,同時也是聯合國成員,認為中方無任何理由不想將此事放上國際層面解釋及解決。

問:接下來有何計劃動向?

答:希望借是次來到英國國會作證的機會,在工餘時間嘗試約見當地學者及政界人物作交流。

SocREC特派英國記者:Kevin Li
SocREC駐英特約記者:Kelvin S.

早前相關報導:

【南早前總編為證 即使不合作運動繼續 北京極其量作小讓步】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699592723638/?type=1&theater

【香港學生赴英作證 促英宣中違聯合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a.166189016741371.44945.160696287290644/1039733599386904/

01JAN2015【14歲女童一案或成香港司法制度及法治的衝擊】

10862581_1052269478133316_1255092639612761210_o

SocREC深入探討女童一案

於12月30日被少年法庭裁判官下令需於等候1月19日警方申請的兒童保護令審訊期間入住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的14歲女童於昨日獲保釋離開。惟在整個保護令申請、審訊、上訴的過程都引起社會激烈的討論及反彈,有不少市民認為警方是政治打壓,強行將女童及其父親分離以達嚇退抗爭者的效果。

女童原要在六合一院舍渡過2014年的除夕橫跨2015年,惟當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擔任女童代表律師後被即日釋放,當中引起一些市民質疑香港的司法制度的獨立性及上訴制度是否向社會知名人士或大律師傾斜(註:李柱銘為香港排名第一的資深大律師)。

少年法庭是香港專門處理16歲以下少年(除謀殺或其他嚴重罪行外)的罪行,並根據香港法例第232章《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條被賦予對18歲以下的青少年發出照顧及保護令(care or protection order)。對於是次女童一案,警方是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1)條向少年法庭申請照顧及保護令並向裁判官稱父親缺乏照顧女童的能力並要求女童由社署暫時照顧。為保障兒童權益,在一般情況下少年法庭的審訊內容、過程及判詞等均會保密,故對於警方以什麼理由或證據去認定女童父親無力照顧女童暫未能確認。

在正常情況下如被告對裁判官的裁決有異議時,可以向高等法院原訟法庭(Court of First Instance)上訴,惟是次女童事件並非一個罪項經由裁判官定罪、頒發一個命令或裁決,而是少年法庭裁判官因應警方提供的理據判定女童父親未能照顧該女童並判女童在等候照顧或保護令審訊期間需由社署監管。根據2006年一宗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案例,如少年法庭頒下一個照顧或保護令的話,上訴人代表律師只可以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C條向少年法庭申請解除或更改保護令,而不能以香港法例第227章《裁判官條例》第113(1)條提出上訴,即高等法院沒有司法權限去處理(註1),然而是次女童事件的照顧或保護令的聆訊排期於2015年1月19日,即代表裁判官其實並未頒下任何照顧或保護令,故女童代表律師無法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C條申請解除或更改保護令,只可向少年法庭上訴。

在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代女童向少年法庭申請上訴被拒後再向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申請上訴並於律政司不反對的情況下獲接納並允許保釋離開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高等法院昨日的判決疑似與2006年的案例有所衝突,惟因是次案件主角為兒童,所有內容圴為保密,沒有足夠資料去判定到底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以什麼理據向高等法院上訴而高等法院法官是以什麼理由接納其申請其釋放女童,本媒記者曾嘗試聯絡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希望就此訪問惟未獲回應。

事實上,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曾於2005年一份法律改革報告指出《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條限制了被認為需要照顧或保護的兒童的親人或有關人士向法庭申請任命成為監護人,因為現時法例規定申請人必須由社署署長授權,惟授權過程需時並在本質上違背了「照顧及保護」這原意。除此之外,報告亦有指出現時法例於照顧或保養令在審訊程序中並沒有列明兒童的監護人有上訴的權利,而其父母或監護人亦無法申請法援,因法例亦沒有列明其監護人或父母為照顧或保護令司法程序的一方。最後,報告認為有關保護兒童及青少年的法例裡有一些矛盾的地方,而這些矛盾應盡快處理,除非有非法強烈的政策原因去保留這些矛盾。(註2)

另外,在高等法院釋放女童時用了保釋一詞,保釋是根據香港法例第221章《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D條,法庭可下令被控人獲准保釋,惟是次女童是因警方懷疑她沒有獲得合適照顧而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條向少年法庭申請照顧及保護令,而非刑事控告女童。故女童一案因審訊內容保密的關係引起了眾多疑團,包括

1. 何以高等法院會受理代表女童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的上訴?

2. 在仍未正式審理警方申請的照顧或保護令前,何以少年法庭裁判官便疑似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34(1)(d)條判女童需交由社署暫時看管,當中所考慮的原因或理據到底是什麼?

3. 事實上裁判官可以根據第34(1)條委任其他願意照顧女童的人士暫時看管女童。在《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下有關照顧或保護令必須以兒童的利益為最大依歸(in the best interest of the child),那裁判官到底以什麼原因認為社署看管女童會比交由女童其他親人或者其他願意看管她的人士去照顧女童是對女童有最大利益?

4. 高等法院以「保釋」一詞釋放女童,而保釋是涉及刑事訴訟程序,那警方是否同時刑事控告女童? 而高等法院稱保釋是「控方不反對」的情況下批準的,那是否代表著女童已經被刑事落案起訴,案件己有控方及被告?

香港擁有完善及公平的司法制度,惟雨傘革命爆發後社會充斥著言論認為司法制度已向政權傾斜。女童一案因保密關係而充滿疑團,若這些疑團沒有得到解答,或對香港法治及司法制度造成嚴重衝擊。

編按:本文並非指出現時司法制度或法治出現問題,而是因為女童一案在保護兒童的原則下所有審訊過程和內容均為保密,故引起一系列有關的疑團。

註1: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陳俊祥 [2006] HKCFI 1544; HCMA 1077/2005 (12 January 2006)
http://www.hklii.hk/chi/hk/cases/hkcfi/2006/1544.html

註2:Page 62 of THE LAW REFORM COMMISSION OF HONG KONG REPORT CHILD CUSTODY AND ACCESS
http://www.hkreform.gov.hk/en/docs/raccess-e.pdf

有關法例
1. 《裁判官條例》
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01790b2805f0cb5c4825755c00352e34/A1A11CCF95F6D8D1482575EE004FAFB6/$FILE/CAP_227_c_b5.pdf

2.《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
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56DB41E159CFD841482575EE004D73C6/$FILE/CAP_213_c_b5.pdf

3.《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pdf.nsf/6799165D2FEE3FA94825755E0033E532/91A67D2B01931566482575EE004EB6D4/$FILE/CAP_221_c_b5.pdf

記者: William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