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DEC2014【清場只是轉捩點 我們將捲土重來】

10850161_1038383962855201_6844746845711680717_n

金鐘清場前夕一位女同學的心聲

這晚是金鐘佔領區的最後一夜。這晚金鐘湧現了不少人,有些並非支持運動的,只是來見證最後一夜,有些則是最後才出來留守,亦有些如她,是留守到最後。

由九月二十八日到此刻, 年僅十五歲的女中學生 Ella ,一直穿梭於金鐘和旺角佔領區, 即使旺角被清場,她也參加旺角「鳩嗚」購物團,而表達「支持真普選」的訴求。

從「反國教」集會開始,Ella 一直跟其他同齡的年青人一樣關注社會,從互聯網上得知社會百態,並自「反國教」起開始多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她表示這一場運動給予她足夠空間去思考,從中變得成熟穩重,影響深遠。Ella的家人並不反對她參與運動,但因不時看見電視畫面上衝突的情況而經常叮囑她需要注意安全。她很感激得到家人的體諒。

被問到如何評論這一次清場行動,Ella表示清場非雨傘運動的結束,而是一個轉捩點。因為政治問題尚未解決,無論如何也清不走現有的問題。她認為政府選擇迴避人民提出的訴求,反之利用警察、禁制令,甚至黑社會等強硬的手法來作盾牌,是無恥的行為。她表示會堅守到最後一刻,略盡綿力,希望盡自己的責任。

Ella亦認為,通過這次雨傘運動,令以往只看TVB新聞的她對主流媒體大大改觀,認為單方面吸收資訊是不足夠的,必須要多接觸不同渠道,例如網上媒體等,才能真正明白事情的真相。尤其是主流媒體比政府控制的時候。她更笑言若果雨傘運動不出現,她應該還是「港豬」。

被問到在各個佔領區最深刻的體會和感受,Ella認為論前線,旺角的戰友比較有組織性和勇武,也比較懂得守望相助,所以她認為旺角佔領區的人情味比較重很多,但她不希望因為這個原因而分化群眾,畢竟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

她最後指出抗爭之路雖漫長但仍會堅持下去:「屈原有句話:『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場運動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亦是一條很難走的路。但是時代給了理由及責任令我們年青人必須走下去。無論如何,我們亦會捲土重來!」

(2014/12/10 20:35)

採:Andrew C.
編:Jeffrey (白影)

16JUL2014 【訪問「生前規劃師」莫繡安】@ 黃夏蕙生前葬禮

10904322_10152560796251439_1370822503_n

生前葬禮相簿:http://goo.gl/45ZttZ

訪問影片:http://youtu.be/r4WLEw7g8sw

 

問:小記

答:「生前規劃師」暨香港殯儀學會主席莫繡安小姐

 

問:「生前葬禮」意願,如有市民以後打算舉辦「生前喪禮」,應該怎麼做?

答:「生前葬禮」其實在外地多年前已經開始流行。其意義指我們在未發生「死亡」這個階段時,已經為自己舉辦一次「身後事」。何謂「生前葬禮」?一般來說是指當事人去籌劃、規劃或者設計屬於自己的「身後事」。對年輕人來說,其實是一個生命的反思,例如一年來發生許多的事,我們會透過反思自己做了甚麼,回顧哪些目標能夠達成、有距離未能達成和檢討。這是一個好機會,因香港人工作繁忙,較難在每一天花時間去想想究竟離自己的目標有多遠。因此,莫鼓勵每位年輕人在每一段的時間,設定如五年、十年的時段,定下生命、工作、家庭環境下的變化,然後再重新做一次回顧和邀請所有朋友去述說當時他們的心願是怎樣。因為莫認為,「生前規劃」如果只做一次,而不是在中途不斷更新自己的狀況,當中也會有許多不同的改變。例如宗教信仰、家庭狀況的改變等,藉此能夠一段時間的回顧,方可做多一次紀錄回顧。

 

問:「生前規劃」呢個課題對香港都很重要,因為生死課題在香港近年才漸漸得到社會關注和興起。SocREC記者得知莫是黃夏蕙小姐「生前規劃師」,請問在當中統籌黃夏蕙小姐的「生前葬禮」時,有甚麼困難或障礙令到規劃受到某部份的障礙?

答:這次黃夏蕙小姐的「生前葬禮」要求很簡單,就是「好靚」。但「靚」的定義是難以介定,可能她認知的「靚」和莫所認知的「靚」有很大的出入。是次「生前喪禮」以水晶做主題,所以在製造和選擇產品時,可看到黃夏蕙小姐的高要求。當雙方的審美眼光不同時,需要的是不斷的溝通。每一次完成該項東西時,再給她過目時,盼繼續進步和符合要求,導致有關準備的時間比預期多,因黃夏蕙追求完美,莫希望能夠切合整個主題達到完美,是一件好事。透過當中不斷的溝通,不是以主觀的角度去判斷是好與否,令到整件事更好。這就是時間性上的困難。

 

問:在葬禮中,呂校長曾提及「死亡」是中國人一個「禁忌」,你認為政府和民間方面該怎樣加強「生死」議題的討論?

 

答:莫認為政府已經做得很好,如「築福香港」是一個與民生相關的議題。生命教育雖然未能在正規教育的課程上規劃有關內容,莫也希望生命教育能夠在教育層面上做得到。希望正規課程加入生命教育元素,例如如何看待生死、如何克服和面對死亡等議題,因為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們的出生面對的是死亡。死亡是必經階段,而且是零風險。如有機會在正規課程上加入相關元素,有助讓小孩從小開始認識甚麼是「生」,甚麼是「死」。

 

問:最後,盼莫小姐能夠提供一點意見給各位網民,對於如有興趣進行「生前規劃」或「生前葬禮」能提供甚麼意見嗎?

答:如有網民對於「生前葬禮」有興趣,莫提議網民可把自己的意願寫下,然後觀看這樣的意願是否能達成。片中,莫舉例「上太空」的意願是未必能夠達成,這關於可行性的方面。莫建議摘下自己所有意願後,然後與其他人溝通,觀察究竟哪些是可達成,哪些是有另一種途徑去達成是更好的。另外一點,莫提醒網民如需改變之前訂下的意願,他們的人生策劃須同步更新,否則家人只能以較舊版本的意願為基礎。

 

*特別感謝香港殯儀學會的誠意邀請,讓各大網民能夠透過SocREC平台得悉相關內容和分享有關「生死教育」議題的意見。

 

記者Peter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