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JUL2014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起

特約作者: ALi

各位出証表態的公務員及其他界別人士,感謝你們踏出第一步。不論你是來自哪個部門哪個職系,我們的心都是一致的–支持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選!

聽罷“政改三人組”的政改報告,你也許跟我一樣質疑,為何主流要求真普選的聲音竟會被貶為少數?為何2016仍要忍受立法會繼續有功能組別!?看罷解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717/18803250 ),你終於明白到所謂主流,原來有二萬多份是一式一樣預設答案支持2016保留功能組別的所謂問卷!

政改報告,扼殺真正主流民意,未能向北京闡述香港七一遊行市民對普選的熱熾訴求,而人大很有可能根據這樣一份報告去討論繼而決定我們的未來!這樣一份報告,我只想說,我、不、服。

我計劃下星期上書人大,連同facebook中公開的各公務員證件及訴求字句,以香港政府公函信封郵寄,告訴他們公務員並不認同香港政府這份報告。我會重申我們所要求的無篩選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請他們認清民心所向,否則公務員將展開一切的不合作運動,支持和平佔中。

團結就是力量,希望有更多公務員趁這幾天繼續電郵至SocRec,我會把你們的聲音都一併寄出。如果有曾上載照片而不願寄出的,可以電郵聯絡SocRec以便跟進。

一個本來“門常開”的政府,害怕自己的人民到一個地步要加圍牆把政總的大門關上,把民眾拒諸門外,我衷心覺得,好可悲。

 

facebook

16JUL2014 歪理堅拒網媒採訪 肆意踐踏新聞自由

1492340_809842882375708_115306653_o

作者:Agnes Tse      圖片來源:Charles Mok

獨立媒體昨天試圖參與政改諮詢報告記者會被拒,高級新聞主任莊子為的理由是「梁振英講過網上媒體唔可以入政總採訪」; 記者欲知此措施何時生效對方則說「一直都唔俾」,盡顯特區攻府有法不依,専橫霸道。更恐佈的是,這事再一次反映出香港愈來愈脫離法治,為打壓「有可能」是不同意見的聲音,無所不用其極。

阻網媒採訪涉違基本法
事實上,政府歧視網上媒體的問題存在已久,只是近年情況日趨嚴重。七個新媒體於今年一月召開記者會,明確表逹不滿。記者會上,有代表反映新聞處毎毎以各種理由,如「唔夠位」,「冇安排」,等拒絕網媒進入政府活動現場採訪,更多番以「非主流媒體」為由拒向相關媒體發出採訪通知及記者證,這些所謂理由完全沒有法理依據。根據《基本法》第27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同時,政府剝削公眾獲取資訊的權利,也可能違反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

換言之,記者的採訪自由為憲制權利,如政府要限制這權利必須有一定必要性,並提出法理依據。除了將網媒記者拒諸門外,政府更企圖在傳統媒體和網上媒體間製造「敵我矛盾」。有網媒記者說幾年前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時,警方曾要求對記者搜身,為的是「識別新媒體與網絡記者」,此舉令人懷疑警方有意分化兩類媒體。

傳統、網絡媒體互補
網上媒體近年愈來愈多,影響力愈來愈大。今時今日的香港,主流媒體90%已識時務「歸邊」,紛紛變成官方喉舌,對政府政策不是有讚冇彈,就是小駡大幫忙。網媒在這個新聞自由空氣日漸稀薄的氛圍下,更能發揮監察政府的力量。傳統媒體和網上媒體關係密切,有互補的作用。網上媒體利用網上平台,傳遞訊息快捷。網媒資金來源多是市民贊助,自負盈虧,因此自由度較高,亦不用自我審查,報導可以更全面。當然,一些政府官方消息必須依賴傳統媒體,相方合作十分重要。記協在日前發表的年報亦指出網絡媒體的「蓬勃發展定能捍衞言論和表達自由」,同時亦應有平等機會。

事實上,記協在會員制度上的改善或可令網媒獲得較平等的待遇。現時記協會員分為四類,個人收入一半以上來自新聞工作,可成為正式會員,個人收入少於一半來自新聞工作可成為附屬會員。全職公關人員為公關會員,而新聞或傳理系學生則為學生會員。這制度令很多全職但義務,或非全職但有充足傳媒經驗,並嚴格遵守傳媒操守的網媒工作者不能成為會員,政府部門更有藉口不承認網媒了。筆者明白記協的難處,因現時網媒質素參差,有的更是為推動某種政治理念而成立,立場偏頗。但記協不妨考慮「現任會員推薦制度」,即容許一些在行業有一定年資 (如10年) 的現任記協會員推薦新會員,並負責監察該新會員的操守。這或許能令更多非主流傳媒的媒體工作者擁有一個業界承認的身份,同時又能確保傳媒工作者的質素。

管理層干預編輯自主、傳媒自我審查無日無之,近期更發生傳媒高層被斬事件,證明本港新聞自由已值寒冬。政府的打壓顯然只會日趨嚴重,唯一出路只有自救。傳統和網絡媒體必須加強合作,力抗不公義,才可渡過難關。

facebook

16JUL2014 【訪問「生前規劃師」莫繡安】@ 黃夏蕙生前葬禮

10904322_10152560796251439_1370822503_n

生前葬禮相簿:http://goo.gl/45ZttZ

訪問影片:

/strong>

 

問:小記

答:「生前規劃師」暨香港殯儀學會主席莫繡安小姐

 

問:「生前葬禮」意願,如有市民以後打算舉辦「生前喪禮」,應該怎麼做?

答:「生前葬禮」其實在外地多年前已經開始流行。其意義指我們在未發生「死亡」這個階段時,已經為自己舉辦一次「身後事」。何謂「生前葬禮」?一般來說是指當事人去籌劃、規劃或者設計屬於自己的「身後事」。對年輕人來說,其實是一個生命的反思,例如一年來發生許多的事,我們會透過反思自己做了甚麼,回顧哪些目標能夠達成、有距離未能達成和檢討。這是一個好機會,因香港人工作繁忙,較難在每一天花時間去想想究竟離自己的目標有多遠。因此,莫鼓勵每位年輕人在每一段的時間,設定如五年、十年的時段,定下生命、工作、家庭環境下的變化,然後再重新做一次回顧和邀請所有朋友去述說當時他們的心願是怎樣。因為莫認為,「生前規劃」如果只做一次,而不是在中途不斷更新自己的狀況,當中也會有許多不同的改變。例如宗教信仰、家庭狀況的改變等,藉此能夠一段時間的回顧,方可做多一次紀錄回顧。

 

問:「生前規劃」呢個課題對香港都很重要,因為生死課題在香港近年才漸漸得到社會關注和興起。SocREC記者得知莫是黃夏蕙小姐「生前規劃師」,請問在當中統籌黃夏蕙小姐的「生前葬禮」時,有甚麼困難或障礙令到規劃受到某部份的障礙?

答:這次黃夏蕙小姐的「生前葬禮」要求很簡單,就是「好靚」。但「靚」的定義是難以介定,可能她認知的「靚」和莫所認知的「靚」有很大的出入。是次「生前喪禮」以水晶做主題,所以在製造和選擇產品時,可看到黃夏蕙小姐的高要求。當雙方的審美眼光不同時,需要的是不斷的溝通。每一次完成該項東西時,再給她過目時,盼繼續進步和符合要求,導致有關準備的時間比預期多,因黃夏蕙追求完美,莫希望能夠切合整個主題達到完美,是一件好事。透過當中不斷的溝通,不是以主觀的角度去判斷是好與否,令到整件事更好。這就是時間性上的困難。

 

問:在葬禮中,呂校長曾提及「死亡」是中國人一個「禁忌」,你認為政府和民間方面該怎樣加強「生死」議題的討論?

 

答:莫認為政府已經做得很好,如「築福香港」是一個與民生相關的議題。生命教育雖然未能在正規教育的課程上規劃有關內容,莫也希望生命教育能夠在教育層面上做得到。希望正規課程加入生命教育元素,例如如何看待生死、如何克服和面對死亡等議題,因為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們的出生面對的是死亡。死亡是必經階段,而且是零風險。如有機會在正規課程上加入相關元素,有助讓小孩從小開始認識甚麼是「生」,甚麼是「死」。

 

問:最後,盼莫小姐能夠提供一點意見給各位網民,對於如有興趣進行「生前規劃」或「生前葬禮」能提供甚麼意見嗎?

答:如有網民對於「生前葬禮」有興趣,莫提議網民可把自己的意願寫下,然後觀看這樣的意願是否能達成。片中,莫舉例「上太空」的意願是未必能夠達成,這關於可行性的方面。莫建議摘下自己所有意願後,然後與其他人溝通,觀察究竟哪些是可達成,哪些是有另一種途徑去達成是更好的。另外一點,莫提醒網民如需改變之前訂下的意願,他們的人生策劃須同步更新,否則家人只能以較舊版本的意願為基礎。

 

*特別感謝香港殯儀學會的誠意邀請,讓各大網民能夠透過SocREC平台得悉相關內容和分享有關「生死教育」議題的意見。

 

記者Peter L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