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Jun2014 第一天40萬,你滿意了嗎?—-「毅行爭普選」後感

10458326_914189381941327_6732866466317099055_n中大烽火台前的light painting,v是陳教授,t是蔡導演

圖/文:舒寧

 

40萬,你滿意了嗎?

和平佔中秘書處公報第一天12小時內,以電子投票形式完成投票的共超過40萬人,雖然之前提過系統受黑客嚴重攻擊,三間供應商只剩下一間繼續謹守崗位,CloudFlare CEO在Twitter分享作戰經過,還笑言經此一役後,考慮將原本在新加坡開設亞洲總的構想改為在香港。

一大堆數字和科技名詞對我來講是陌生字,就算再聽十多八次我都不會明白,只知道這是一場硬仗,非常難打,一堆專家在以科技對抗科技,為我們抵御一國一制的出現。記得在16日晚九時許,陳建民教授開完緊急會議後來到加入我們「毅行爭普選」的通宵「毅行」夜行例時,向我們公布投票系統全面崩潰,6月20日將好大可能無法實行電子投票時,大家都很擔心,雖然說有危就是有機,但是科技這回事,還要是國家級的黑客,真是我們有信心用念力就可以抵抗嗎?「一百億個查詢」,我真的除了甚麼「活性乳酸菌」外,就沒聽過這麼大的數目。要開更多實體票站,就算是有地方,但又有沒有這麼多受過民調訓練的人員去應付呢?

10299525_913524082007857_789423668833551903_n沙田,就是這一晚這個地方陳教授宣布電子投票系統崩潰

路總是人行出來的。參加了數晚的通宵毅行,或許我慢慢明白到這道理。晚八朝八的夜行,是為了承接陳日君樞機朝八晚八日行的路程,很多人說,你們一班傻人,日以繼續夜夜以繼日,行完通宵又要去返工,這種苦行有用嗎?看見陳教授書生一名,就算腳痛也堅持要一起行,都是為了像徵義意,要從黑暗走到黎明。至於蔡綿源導演,他就更加堅持,七晚的夜行他就行足六晚,而第一天他還是完成日行後再接著夜行,即是行足廿四小時,這種堅持,真的小一點毅力也不能做到。雖然夜行沒有日行的聲勢浩瀚,但就更肯定一眾成員對爭普選的心志。不能不提的,是黎智英先生,每一晚,他都是三四點就到達,一來到,就要擔任持旗手,和我們一直行到天光,一邊行,一邊和我們這班來自各階層的小人物傾談,甚沒架子。每一晚,我們都經歷黑夜和風雨,就好像今次公投面對種種困難,但同心,就會行得過。

到天光,我們又去到日行的起步點準備與樞機交接,在交接前的空檔,我當然把握時機去做幾個訪問。蔡東豪的訪問令我印象最深刻,第一次,不知甚麼原因,訪問的片段失踪了,我唯有硬著頭皮再問多一次,所以不多不少令蔡先生對我這個「業餘記者」留有一丁點印象。第二次,就正是17日的朝早,是陳教授向我們宣布壞消息及佔中秘書處公布了電子投票系統癱瘓後的那個朝早,我又再訪問蔡先生,他一臉無奈,很灰,但很灰之後又說:「總之我會行啦」!「做得幾多得幾多」,既無奈又積極。或許多年跑步及毅行者經驗教曉了他無論前面有多難行也要努力面對,沉著應戰。

蔡東豪訪問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913946758632256&set=vb.160696287290644&type=2&theater

到了最後一晚。昨晚是最多人參與的一晚,或許是因為第二天便要開始電子公投的原因,又或者因為受到廣泛報導令更加多人知到有夜行活動,總之這晚是難得的多人,實在感動。更感動的,是有市民從遠處送來了糖水給我們做宵夜,這令我想起在反國教期間,也是每晚有人送湯水到公民廣場給我們滋補一番的。李生李太說路程太長不能參與,唯有做他能力可應付到的,煮了三大煲糖水,而且已是第二晚為夜行成員準備,這令我知道,打逆境波,各盡其職,同心便是最重要。

完成最後一晚路程,天光前我們遇上大風雨,像是告訴我們前面會有更多挑戰。幾晚以來,與一班來自五湖四海互不相識的成為了戰友,最後我們帶著雨水和汗臭來到中環的交換儀式,而我回家小睡兩小時又再返工,是傻的,但我知我正在做甚麼。

10414565_915882565105342_7679604512083843202_n20日天亮時的大雨前夕,烏雲

回到公司,我才去下載電子投票程式,之後就投票,出奇地順利,我花了數分鐘便完成整個過程。之後當然是指定動作,將已投票的screen cap放上facebook告知天下。雖然是受到嚴峻的侵襲,但依然有很多人投了票,數字令人鼓舞,之後再看見CloudFlare專家們的力拼過程,陳教授不斷發報投票人數,朋友間互相推動⋯⋯眼淺的我,真的一陣陣鼻酸眼漲,很想很想喊出來。

既然遇上國家級黑客大大力的攻擊,香港人,我們可否以同樣的力度來回應呢?簡單的幾個動作,背後的意義毫不簡單。我投了,你呢?

 

10487171_913964681963797_3621526232684697164_n
大埔的晨光

10485528_913745865319012_8572913412824128116_n
蔡導演、黎老闆、陳教授與一眾人夜行戰士

1606993_10152475594439172_1644787550112407377_n貴人出門,黎老闆一到就會落雨

facebook

20Jun2014 漫畫刁民齊撐622

小學雞都明  (圖片提供:TMan)
小學雞都明 (圖片提供:TMan)

文:舒寧

一班活躍名活躍於香港不同媒體又關心社會的漫畫家,包括尊子、馬龍、一木、阿平、黃照達等,上年中組成「漫畫刁民comics daemon」,集合力量,一起用言簡意賅、一針見血的漫畫,引起市民對重大議題的關注。佔領中環6.22全民公投即將來臨,他們各自作畫,鼓勵香港人以手中一票,定義香港未來。

為推動622的全民投票,尊子將聯同部分漫畫刁民成員,於6月19日(星期四) 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進行「齊撑6.22」的首個街頭漫畫展覽。屆時將放置6 x 20呎的木板在路中,貼上並展出各漫畫刁民成員為6.22投票而創作20多張的漫畫作品,尊子更會帶頭在木板上即場創作,實行以藝術、用行動來撑6.22 全民投票。

面對622公投受到嚴峻打壓,「漫畫刁民」也不䄂手旁觀,制作多幅漫畫並印制成貼紙派發,希望唤醒香港市民這次公投對大家未来的重要,同時亦繪製多幅畫像供市民下載作為facebook的profile pic使用。

面對近日無論是漫畫家Cuson facebook 戶口被封、622電子投票系統嚴重受襲等網絡打壓,同是社漫及漫畫刁民成員TMan表示近日「漫畫刁民」的facebook戶口亦發生類似問題,多個admin無法登入,或是load得很慢,認為無論任何組織或不同知名度的組織都有類似情形在同一個時段發生,表示困擾和擔心。

而談到622投票受打壓一事,TMan說會更鼓勵身邊朋友出來投票。今時今日的香港人像是沒有選擇,但面對中共的打壓,感到氣憤,所以要更加支持。他也相信,這樣的打壓,會激發更加多人參與投票。

日期: 2014年6月19日(星期四)
地點:香港銅鑼灣記利佐治街路段
時間: 下午4:00 – 6:00

 

10447740_315178715307047_6064947862311848231_n

圖片來源:漫畫刁民facebook
圖片來源:漫畫刁民facebook

 

漫畫刁民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ComicDaemons

為推動622的全民投票,尊子將聯同部分漫畫刁民成員,於今日(6月19日星期四) 在銅鑼灣記利佐治街進行「齊撑6.22」的首個街頭漫畫展覽。屆時將放置6 x 20呎的木板在路中,貼上並展出各漫畫刁民成員為6.22投票而創作20多張的漫畫作品,尊子更會帶頭在木板上即場創作,實行以藝術、用行動來撑6.22 全民投票。詳細閱讀: http://www.socrec.org/?p=99

Posted by 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on Wednesday, June 18, 2014

26May2014 蘇波榮真係 So boring? ——初探油麻地社區的人情味

sobor圖/文:舒寧

當你在一間餐廳進餐時你在想甚麼?填肚?享受偷回來的時光?怎樣才可吃得物超所值?還是要怎樣拍美食相片可呃更多的like呀?其實餐廳與食物,老闆和人客,除了賣和買,供與求的關係外,跟土地、鄰里、社區,又有甚麼關係?

蘇波榮,一間位於油麻地德昌里只有百多呎的小店,卻是個聯繫五湖四海人士的平台。

柴娃娃

一年前的某個普通日子,幾個九十後打完乒乓波經過油麻地德昌里,發現了一個空置舖位,心血來潮,便連同其他朋友共九人,膽粗粗的集資把舖位租下來。由於舖位前身為食肆,這群朋友中,有些又從事飲食,加上眼見舖位附近餐廳不多,順理成章便決定以此百多呎的店舖,經營飲食。

這就是蘇波榮串燒小店故事的開始。

蘇波榮其中一員Marykate自言開舖是貪玩不顧後果,平日連即食麵都不懂得煮,要開餐廳簡直是天荒夜談。而平日兼職水吧的Onna說整件事是一 個衝動,也可說是天意,「由見到間舖到簽約,前後都是兩天的事。我從來沒想過要做生意,因為大家都是窮鬼,反正一班朋友閒時也會一齊擺地攤,大家講個信 字,要夾的錢又不多,都是幾百到萬多元不等,便柴娃娃開舖。」畢竟年輕就是他們的本錢,想做就做,因為輸得起。

有照應

開此食店起初的經營理念,就如「深夜食堂」般,讓人客來到,不止於享用食物和交易,也希望透過食物,分享不同的故事。

由於蘇波榮成員日間各有正職,故店舖營業時間只能在晚上;起初營運的餐廳形式,分工多、盈利少,於是轉型為燒烤店。透過飲食,他們開始跟附近的街坊和商舖建立關係:由最初可能只是路過,到點頭認識,再而坐下來吹吹水,分享不同的話題,互相交換故事。

與街坊街里打破了隔膜,很多問題發生時,便變得有照應,例如借櫈,「有時舖頭不夠櫈用,會問附近的街坊借櫈;有時街坊有party,又會走來問我們借櫈。」Onna說。基於互相信任,大家一定有借有還,現在店裡的櫈也無原無故比開舖時更多。

又例如蘇波榮經營至第三個月,集資回來的錢用得八八九九,於是便開始找街坊求救,首個傾訴對象是來自附近德昌里的「德昌里二號3號舖」(簡稱德昌里,下同)。

基於對蘇波榮與街坊建關係的理念認同和肯定,再加上被蘇波榮開出便宜的日租所吸引,德昌便里決定以合作社形式加入,試做下午時段。由於德昌里大部份 成員是素食者,所以便決定經營素食合作社。他們起初也曾試為菜單定價,不過兩個月後,成員當中有人提議不如嘗試「自由定價」,以此衝破外界以為「無得揀」 的現實。結果,「自由定價」的營運手法,竟變成了跟小店跟客人打開話匣子的方式,和客人間告別hi & bye、賣與買的關係。

有了德昌里的加入,雖然減低了蘇波榮的經濟壓力,但要應付一星期七天日與夜的正職和兼顧,實在身心疲累,體力透支令每個人都期望可以放假,於是再找來附近於過去四年營運上海街404號視藝空間的團隊「活化廳」(Woofer Ten)。

本著「不讓租金白交」理念,活化廳代蘇波榮及德昌里素食合作社頂上一天半天,定名為「活化星期日」。「星期日誰有空就由誰來做廚,所以每個星期的菜 單也有不同,識煮甚麼就煮甚麼。」活化廳的成員Vangi如是說。而「活化星期日」跟德昌里素食合作社一樣,食品價格也是由客人來定價,但他們卻從不怕因 此而蝕本,皆因就他們所觀察,通常有經濟能力的客人,總會捨得支付較高的價錢,而至於能力較少的,他們也不會介意對方付較少的價格,就如德昌里他們所說的 「草根就付草根價,有能力又支持的就俾多一點,這叫做『社會責任價』。」「而且自由定價能將食客的位置擺得最前,從而知道客人對食物質素的意見。」

有得傾

跟各人談論蘇波榮營運方式的過程中,聽到最多的,就是「傾」——在他們的概念裡,甚麼都可以是傾出來的。例如當初開業,蘇波榮成員不懂沖奶茶,便向 以前也的經營食肆的業主求助,「業主很好人,他會來教我們沖奶茶;甚至我們沒錢交租,又跟業主傾,他肯接受我們以分期方式交租。」Onna說。

由於店子的面積太細,煮食用具、食材和雪櫃等已塞滿了整個舖面,所有用來招呼客人的枱櫈都只好擺放在店前的空地,因此天氣往往成為他們的最大敵人。 除了在天橋底的地方可以避雨外,其他的都是露天地方,遇上壞天氣生意大受影響。亦由於要在露天地方擺放枱櫈,久不久亦惹來食環署來發出阻街的警告。

對於阻街,他們便有另一套看法:「街道是公眾的,怎樣才是阻街呢?擺枱櫈吃東西是阻街,那麼擺枱櫈來傾偈是不是阻街呢?露宿者的家當是阻街,那通街 都是的寬頻易拉架和要你左閃右避的sales又是阻街嗎?政府定立法例是要來方便管理,那我們經過跟街坊的磋商磨合後,只要能方便到大家(其他店舖),亦 不影響行人經過,又保持清潔,那又有甚麼問題?」幸好街坊都很愛錫蘇波榮,每每知道會有食環巡查,也會通風報訊,提早「走鬼」。

有溫情

除了壞天氣和食環,露天擺放枱櫈,總會令一個小社區增加凝聚力。

由於蘇波榮各人白天也要上班,故店舖每晚只會營業至凌晨兩點。但基於他們知道有些「夜貓客」喜歡流連忘返,愈夜愈美麗,故他們所謂的收舖,都只是把 店鎖好,把枱櫈繼續留在店前空地,讓客人坐到夠。最可愛的是,很多時這種客人離開前,也會自動自覺為他們收好枱櫈,放在不阻街的位置,又會把杯碟放在店舖 門前,有的甚至會連地上的垃圾也清理好才離開。

有一晚,一個搞獨立電影的組織打電話來book枱,說約有二十人,結果來了四十人,加上當晚剛巧德昌里又帶來了一群來自台灣日本的藝術家,最後店前 的小空地都擺滿了枱櫈,招呼六十多位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語言、不同議題組織的客人,最後更齊齊在這小空地上觀看獨立電影組織於小熒幕播放的電影,那夜,當 然又要去問街坊借枱櫈了。

box
box

蘇波榮一周年大食會地攤放映交流大雜燴

串燒小店蘇波榮進駐油麻地德昌里的街角不經不覺已經一周年,經歷打風落雹、食環巡查,資金緊拙等等問題至今,最開心是食客讚好再次光顧,以及街坊鄰里成為朋友,閒來飲杯甚至一齊打番四圈、睇戲直落。街角不只是街角,生意也不只是生意。

大家因油麻地而結聚,嘗試從經濟層面投入社區,共建社區生活。三班人馬背景各異,雖然短短數月溝通未最完善,但總是有商有量一同經歷。未來希望能有 更多新意更多元化繼續體現社區共融,一齊在這街角發掘更多想像可能。就在這一周年之際,在這街角舉行「蘇波榮一周年大食會地攤放映交流大雜燴」,街坊街 里,有的來擺地攤,有的帶備食物,有的負責煮食,有的來幫手洗碗,總之有雞出雞、有米出米、有力出力,在這個社區,打破隔膜,如你處身此地,你會感覺這裡 是一個大家庭。

大食過後,還有電影放映會和分享會,將這個街角變身成電影院,一齊探討社會議題。

後記

聽著Onna和Marykate在細訴發生在這個小社區的人和事,我彷彿在看粵語長片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劇情,每件事都是都可以有商有量,互信互讓,在今時今日的香港資本主義社會,只講利益和效律,這種人和社區互相緊扣的關係,顯得有點陌生。

以前的我不關心社會,不懂政制,跟很多營營役役的香港人一樣,每日返工放工,日日如是。或許因為互聯網、facebook等社交平台的普及,讓我了解到社會不公義的事太多,政府亦愈來愈不像樣,於是我開始上街,也留意多了社會上的不同議題。我以為我行前了一大步。

因為去了蘇波榮一周年大食會地攤放映交流大雜燴,我像從井裡爬了出來,發現世界原來真的很大,原來有很多人正在為不同議題在發聲出力,有一個社區靜靜地起了變化……

一日之內,我聽了很多不同單位名字,對我來說都很陌生,就像活化廳,之前我還以為是一個地點,一個建築物的名字,又或是一個政府機構;原來是一班人,一個藝術單位。

就是這樣,這幾天我上網搜尋過很多名字,包括「活化廳」、「德昌里二號3號舖」、「草原地圖」等,還有很多議題,如新界東北、街道空間,資本制度……還有擺地攤和癈油洗潔精。

今日的蘇波榮團隊由當初的九人變成七人,有兩名成員因為不同的原因已經退隊,隨着德昌里和活化廳的加入,這支團隊變得更大更有力量。我相信蘇波榮的誕生並不是他們so boring,但如果你路過蘇波榮,見識一下社區的多元性和可能性,你應該再沒太多時間會boring

另備圖文pdf版
https://www.dropbox.com/s/t4djcqfde1t1g68/soboring.pdf

p.1-2
p.1-2
p.3-4
p.3-4
p.5
p.5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osts/898282343532031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osts/897858846907714

獨媒轉載:http://www.inmediahk.net/so-boring-2

27Apr2014 六四紀念館

(圖片來源:六四紀念館網頁)
(圖片來源:六四紀念館網頁)

 

(編按:截止2014年5月27日,六四紀念館訪客人數己六千多人次,平均每天一百七十人。)

[六四紀念館]
圖文:舒寧

由支聯會籌備多年的永久「六四紀念館」於昨天(4月26日)下午 2 時正式開幕,4時起對外開放,由昨天下午4-7時,已有約150人到紀念館參觀,而今天截止下午2時前,亦已有約100人次到訪。
「六四紀念館」設展覽廳、影視室、圖書閣、拍照區及禮品閣,展覽分常設展覽和專題展覽,常設展覽主題為「毋忘六四,呼喚良知」,主要以圖文介紹八九民運及 「六四」屠殺的前因後果,以及海外和港澳的聲援及至今的堅持。中央展區有互動投影設備和北京城模型及大型地圖,展現民運期間一些重要事件的發生地點。而專 題展覽以「六四」相關的延伸為主題,每半年(4月及10月)更換一次。首個專題展覽主題為「廿五年來說六四——變與不變」。
影視室播放「六四」及「天安門母親」群體《探訪紀實》選輯,並會與學校及團體舉行工作坊,讓參觀者更深刻體驗「六四」的活動。而圖書閣則陳列部分八九民運及「六四」相關的書籍、雜誌等,供參觀者翻閱。

地址:九龍尖沙咀柯士甸路3號富好中心5樓
開放時間:星期一及星期三至五:上午10時至下午6時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上午10時至晚上7時
入場費:標準票:10元

六四紀念館平面圖
六四紀念館平面圖
拍照區內有一尊6呎4吋高民主女神像供參觀者拍照。
拍照區內有一尊6呎4吋高民主女神像供參觀者拍照。
參觀者在展覧廳中參看有關六四的圖片和綠影片段
參觀者在展覧廳中參看有關六四的圖片和綠影片段
禮品閣備有民運書籍及紀念品供參觀者選購。圖為五款明信片。
禮品閣備有民運書籍及紀念品供參觀者選購。圖為五款明信片。
禮品閣設載有正於館內播放錄影片段及圖書閣中部分書刊的pdf之記憶棒(手指)供參觀者購買
禮品閣設載有正於館內播放錄影片段及圖書閣中部分書刊的pdf之記憶棒(手指)供參觀者購買
紀念館入口
紀念館入口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osts/877877622239170

22Apr2014 給孩子一個更生的機會

IMG_20140422_123348a

[SocREC記者手記]
給孩子一個更生的機會

圖文: 舒寧

戒毒機構正生會在灣仔開設單剪店「Z一cut」,作為給正生孩子重踏社會自力更生的第一步,他們在戒毒村中開始接受訓練,直至達到專業水準便會被安排到店 工作。雖然為社會企業,但所提供的服務絕不馬虎,早幾天小記有朋友來幫襯,問他感覺如何,他給了正面的評語:”第一次幫襯這一類理髮店,感覺好 pro…個髮型師仲俾咗啲建議我。剪得好快、好企理!“。為表支持,小記今天也來到「Z一cut」體驗一下。
「Z一cut」是正生在今年四月一日開始經營的社企,地方不大,有三個剪髪座位,不過只得一個師傅,因近日有whatsapp和fb的信訊在互傳,生意不 俗,所以要輪候的時間也稍長,你可以先到店內問問師傅大約時間,然後去逛逛街後再來。作為一間單剪店,服務就不能與一般鬆型屋相比,洗頭欠奉,不過師傅手 勢不錯,滿意為今天是作白老鼠給學員來實習,但師傅卻親自操刀,還說學員仍在訓練中,未滿師絕不會讓他們為客人剪髪。有了師傅的這一句話,小記可以放心 了。
等候途中,跟幾位已完成的客人傾談,他們都是學生,都是收到whatsapp或fb的信息來到支持。問他們感覺服務如何,他們異口同聲的讚好,師傅很細 心,並會給予意見,而且每剪完一個客人後必定再清理後才開始剪另一客人。他們表示必會再來支持,並希望很快能在九龍開分店。而另一位女士亦表示特意來支 持,她說政府好衰遲遲都未能批地給正生作校舍,請師傅代轉告叫學員們俾心機。
終於輪到小記了,邊剪髪邊跟師傅傾談,原來他平日會在店內工作,逢星期三便會到正生訓練學員。現時在正生受訓的學員大約六個,一般訓練三至六個月便可有基 本的功夫,但距離可到店裡幫手的仍一有段距離,現時會在正生幫同學剪髪作實習,打好基礎才正式參與店裡的工作。不消數分鐘,師傅已為小記剪完頭髪,對於師 傅的工夫,小記十分滿意。
單剪店社企計劃能否維持下去,就要看有沒有足夠的營業額;夠不夠生意,就要靠你的支持。如果你願意幫正生孩子重新投入社會,不妨來「Z一cut」剪個靚頭,幫了別人的同時,可能也幫了自己呢。

地址:灣仔道123B地下(轉入普樂里)
營業時間:1000-2030
剪髮收費:$50 (只收八達通)
逢週三休息

三位剛剪完髪的顧客,均表示對Z﹣Cut 非常滿意
三位剛剪完髪的顧客,均表示對Z﹣Cut 非常滿意
師傅用心為客人剪髪
師傅用心為客人剪髪

https://www.facebook.com/socrec/photos/pcb.874273032599629/874270192599913/?type=1&theater